连环画《伤痕》,“伤痕美术”的发端与代表作!

1978年,《连环画报》邀请刘宇廉和陈宜明、李斌一起创作《伤痕》,这是根据当年影响很大的卢新华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表现“文革”中悲剧灾难的生活历史。1979年刊出后获得广泛好评。获第二届全国连环画展览一等奖。原稿在哈尔滨画院展览后,至今下落不明。为弥补遗憾,2007年,李斌开始用油画重新创作《伤痕》,并于2018年第4期《连环画报》首发。

1.我已经坐了两宿车了。时针刚过了零点,现在应该是1978年春节了。

2. 车厢里雾腾腾的。我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自己……眼睛里怎么闪着泪花呢?幸好并没有人注意我。

3.边上的女孩儿突然在梦中喊了声 “妈妈”,叫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母亲,也那样强烈地刺痛了我。

4.……妈妈……

5.已经整整九年了。可是那梦一般的一切,时时那样清楚地浮现出来……九年前,我还多小啊!

6.我怎么也没想到,革命多年的妈妈,竟会是一个从敌人的狗洞里爬出来的戴瑜式的人物,我读过《青春之歌》——那是一副多么丑恶的嘴脸啊!

7.我多么希望这都是假的。爸爸生前说过,妈妈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在炮火下抢救过伤员。她怎么会在敌人的监狱里叛变呢?

8.可是,这好像都是真的。我的红卫兵被撤了。

9.我和妈妈被勒令搬进了一间又黑又暗的小屋子。

10.这都是因为她——因为妈妈,因为她历史上的软弱和可耻。这耻辱像一条条深深的伤痕刻在我的脸上,我恨她,我从心底里恨她。

11.我必须按照心内心外的声音,彻底和她划清界线,并且立即离开她,越快,越远,越好。

12.火车开了。

13.妈妈现在一定回家看到桌上的纸条了……她也许会哭,也许伤心极了,她一直那样地爱护我……可是,不!不应该可怜她,她是叛徒!

14.大家奇怪地问我怎么提前毕业了。我只好红着脸把实情告诉他们。可是他们竟没有看不起我,却热情地安慰我。特别是坐在对面的那个男生,他叫苏小林……他们真好……

15.我们来到了渤海边的一个屯子里。陌生的环境、新奇的生活和友爱的集体,使我可以尽量地忘掉那耻辱的家庭,忘掉妈妈……

16.大概是我还太不坚强,竟不能一下子把妈妈彻底忘掉。可是我一定要忘掉她……妈妈的每次来信,我都是看也不看就立即打回……

17.……

18.第二年,我就填写了入团志愿书。我多么激动啊……两年来,我第一次笑得那样舒展,那样充满希望……我也是有前途的……

19.万万没有想到,公社团委没有批。我找到团支书说:“我没有妈妈,我已经和家庭断绝了一切关系……”“但是,公社团委接到上海的外调信,而且县里一直强调……

20.第四年的春天,我总算勉强入了团。可是我的心已经有些灰冷了。别人都回上海过春节了,宿舍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强迫自己忍受这种孤独的压迫,可是我多么希望真切的抚慰和体贴啊……

21.不知为什么,我对小苏是那样的信赖……中秋节的晚上,我们沿着海边走了很久。他突然问我:“你想不想家”

22.他缓缓地说:“我看你还是写封信回去问一下,许多老干部都遭到迫害了,说不定你妈妈也在其中呢。”

23.“不,不会的。以前, 我也这样想过的,可是不会的,我听说过,妈妈的问题是定案……”

24.有些凉意了。小苏轻轻地问我:“你冷吗”“不。”我只感到一阵温暖,伴着微微的激动……我望着他,止不住心上又是一阵伤痛。

25.突然,他终于转过身,吞吞吐吐地说:“晓华,你也没有亲人,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让我们做朋友吧……”我的心突突地跳,又惊又喜地问:“真的,你不…… ”他肯定地点点头:“真的!”

26.小苏调到公社工作了,我到学校当了老师。一天下午,我到他那里去,给他洗一洗衣服,低头看到了他昨天的日记……我像木头一样地呆住了。

27.我昏昏沉沉地离开了那间屋子,回到了学校,再也止不住涌出的泪水。

28.第二天,我找到了公社书记,异常平静地对他说:“我和小苏的关系从今往后完全断绝了,请不要因为我影响小苏的前途。”

29.我变得更加沉默和麻木了,因为我已经真正了解我的身份……我不应该连累他……

30.“四人帮”粉碎了!

31.我忽然收到一封来自江苏的信。拆开一看,啊!竟是妈妈的信。她改写了发信地址。

32.“你和妈妈已经断绝八年联系了,妈妈不怪你……妈妈的冤案已经昭雪,真相大白了……妈妈身体很不好,盼望你能回来一趟,让我看你一眼……孩子,早日回来吧……”

33.恍惚中,我好像已经回到家中,百感交集地扑在妈妈的怀里。可是,猛然间我好像又看到了妈妈正在写的“关于我的叛徒问题的补充交代”……我惊醒了,该不该回去呢?

34.直到除夕前两天,收到了妈妈单位的一封公函,我才赶紧离开了学校。现在,在这趟开往上海的火车上,我说不出是激动,喜悦,还是苦痛……

35.上海到了。穿过小时候常走的马路和弄堂,我终于找到了那记忆犹新的暗褐色的家门,邻居说:“王校长昨天发病送医院了。”

36.我吃惊了,心突突地跳起来。

37.冲进医院,我见人就问。迎面走来一位医生说:“哦,正好,你是王校长学校的吧?麻烦你给她女儿拍个电报,她母亲今天早上刚刚去世,让她……”

38.什么?什么?不!

39.我发疯似的冲到了二号房间,“砰” 的一声推开了门。

40.啊!这就是妈妈——已经分别了九年的妈妈!啊!这就是妈妈——现在永远分别了的妈妈!她额上深深的皱纹中隐映着一条条伤痕,安然半睁的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41.“妈妈!妈妈!妈妈……”我用一阵撕裂肺腑的叫喊,呼唤着那已久未呼唤的称呼。妈妈, 你看看吧,看看吧,我回来了……妈妈……

42.许久,我才痴呆地站起来,在人群中看到了小苏,听到了他那熟悉的劝慰的声音。

43.第二天晚上,妈妈的遗体火化了。回家的路上,我和小苏一起来到黄浦江边。我深深感谢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代我看望和护理了妈妈。他拿出了妈妈最后留下的日记……

44.“盼到今天,晓华还没回来……虽然孩子身上没有挨过皮鞭,但我知道孩子心上的伤痕也许比我还深得多……我已经撑不了几天了,但我要撑到孩子回来……”我的眼睛模糊了……

45.好久,我抬起头来,在心中低低地说:“妈妈,亲爱的妈妈,您放心吧!女儿永远也不会忘记您和我心上的伤痕是谁戳下的。我一定为党的事业贡献出毕生的力量!”

46.夜,静静的,黄浦江的水向东滚滚奔流,远处巨轮的汽笛在怒吼。浑身的热血都在往上沸涌,我转身紧紧拉住了小苏的胳膊,迎着通明的灯火,向南京路大步走去……

我重画《伤痕》的缘由——李斌

1979年3月号《连环画报》刊登了刘宇廉、陈宜明与我创作的黑白水墨连环画《伤痕》,1986年,陈宜明从人民美术出版社将《伤痕》46幅外加《枫》23幅(中国美术馆收藏了9幅)借出,在哈尔滨画院作展,展毕数月,陈宜明欲取回这两套展品,画院却无人负责,从此水墨《伤痕》和水粉《枫》(仅剩9幅)无了踪影。

这两套连环画虽分获全国连环画评选一等奖、全国美术展览一等奖,却不曾出版过单行本,2007年我应约开始用油画复制《枫》与《伤痕》。

油画《枫》完成后首发于2010年1月号连环画报,后来又出了两个版式的单行本,油画《伤痕》断断续续终于今年春节前完成,将于2018年3月号《连环画报》首发。

再次声明,我将在遗嘱中写上:若在国内外市场发现水墨《伤痕》、水粉《枫》画稿,敬请热心人通知中国美术馆,一定追回画稿,由中国美术馆收藏为盼。

著名画家陈宜明(1950 – )

著名画家刘宇廉(1948-1997)

著名画家李斌(1949 – )

以上内容《连环画《伤痕》,“伤痕美术”的发端与代表作!》由名人字画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连环画《伤痕》,“伤痕美术”的发端与代表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