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英作品- 冻月 3尺

何家英,擅长工笔人物。其作品风格严谨精致、朴素大方,造型准确,善于描绘处于静态的人物内心世界,具有完美的格局和象征性。何家英为中国工笔人物画向当代性的转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创造性地借鉴了中国工笔画的传统和西画中严谨扎实的造型技法,结合当代人的审美观点,创作出一大批洋溢着时代气息的作品。读他的画,会从中找到一种真诚细腻的激情和梦幻般的理想色彩。下面为名人字画网收藏的何家英作品 -《 冻月》,3尺。手机简单拍照,图片未经任何艺术处理。

本站藏品

何家英《冷月》

▲ 何家英《 冻月》

《冷月》局部图-1

《 冻月》局部图 – 1

人物简介

何家英,1957年出生于天津。1977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中国画,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第九、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当代工笔画协会副会长、天津美术学院何家英工笔画研究所所长、天津画院名誉院长、天津美术馆名誉馆长。 曾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文联“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宣部“四个一批”文艺人才、2012年在巴黎卢浮宫“2012沙龙展”中获绘画类金奖等荣誉。擅长当代工笔人物画创作。代表作品有《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酸葡萄》、《魂系马嵬》、《秋冥》、《朝·露·桑》、《舞之憩》、《杨开慧》等。

何家英照片

▲ 何家英

艺术成就

何家英的人物画,特别是他的工笔人物画将古老的晋唐工笔画传统与西方绘画相融合,立足于中国文化立场,在西方人文理想与中国传统精神审美之间,建构起一种既有传统文化传承又具有时代审美特征的新型工笔画语言。他关注当下现实生活,表现当代人的心灵诉求,他以当下女性为主要表达对象,以创造性的写实手法,表达出优雅、纯净、美好的高尚境界。在新的语境下完成了中国人物画从古典到现代形态的转型。

朝·露·桑》

▲ 金奖作品《朝·露·桑》

他创造了一个审美典范,对中国当代文化建构和30年来的中国美术发展产生了积极的重大影响,在国际上也产生着正面影响而备受瞩目。2012年在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厅举办的国际当代美术展(法国沙龙展)上,他的作品《朝·露·桑》荣获金奖。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诚聘何家英为正式教授,这是一百年来首次聘任中国的画家为该校教授,给中国人争得了荣誉。受小萨马兰奇先生的邀请,于2013年11月21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欧洲当代美术馆举办的何家英画展,得到西班牙业界和观众的好评。

艺术特色

何家英是当代中国画坛上的著名工笔人物画家,被誉为“最有希望最有代表性的年轻一代画家”。何家英的工笔人物画画风独特,其题材主要以女性为主:既有新时代下的知识女性,也有农民和留学生等女性人物形象。作品中的人物都刻画得清新、雅丽,具有东方女性的意蕴美和诗意美。

何家英在美术学院读书期间,了解了中国画和西方画,并且在素描和速写上功力很深,造型能力很强,尤其是速写为他的中国画创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他吸取了中西方绘画的精髓,将二者融合,并且很好地互通应用,把东方的诗意和西方的写实融为一体,使中国工笔人物画既有传承又有创新的发展。他探到了中国工笔画和西方素描融合的点,以及东西方绘画间的共性与个性、相融性与差异性。他打破了素描的光影效果,将之放置于一个宽泛和运动的视域,抓住事物的本质,舍去没有价值的部分,以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平涂加分染,再加平涂,这使得画面形象既平面又生动,达到了自然丰富的感人效果。

在题材上,何家英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女性阴柔之美”的各种美态。何家英认为“女性自古以来都是被表达的、被审美的对象”,在生活状态中,她们超越了男性的美感。女性纯洁、天真,富有诗意;女性更有情有态,具有非凡的表现性,更能展现出细腻的情感。所以,在女人身上,何家英寄托着对美好事物的无限情思。因细腻的个性、丰富的学养和聪明才智,以及对女性的敏锐感受力,他逐渐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绘画风格,既传承了中国传统工笔人物画的精神特质,又体现了新时代的审美需求与独特创造。

何家英的工笔人物画以其清新自然的人物形象,诗情与画意的相互映衬,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在现代中国画坛上享有颇高的声誉。他的艺术作品,既有传统的笔墨和用色,又有现代感的技法处理,是传统与现代巧妙结合的典范。究其艺术特色主要有以下三点。

1、清新自然的人物形象

何家英的工笔人物画题材,多以女性题材为主。笔下人物形象清新怡人、雅致清丽、灵秀满卷,避免了俗气。这正符合了中国传统的审美标准。何家英笔下的女子极具东方女性的典型之美,他将柔弱、娇媚、质朴、典雅、灵动、清新、自然融为一体,展现了丰富而淡雅的阴柔美。例如,作品《秋冥》刻画了一位沉思的女子:女子抱膝坐在秋叶飘落的背景下,歪着头趴在双膝上略带忧郁的沉思者,乌黑的短发一丝不乱地覆在她白皙的脸侧,白色的衣裙加浅色针织衫衬出女子粉扑扑的面容,人物形象在金黄色的秋景里显得楚楚动人、清新逼人。

《秋冥》

▲ 《秋冥》

作品《落英》则表现了雅丽脱俗的美,画中女子,白衣蓝裙,蹲在树下拾起满地的落英,其神情专注,面相沉静、典雅,如同仙女下凡一样美丽动人。这两幅作品把东方女性清雅、秀丽的形象描绘得传神之至。在《米脂的婆姨》《绣女》《十九秋》《桑露》《夏》这几幅作品中,女性都以纯真朴实、自然大方的人物形象出现。《落英》《秋冥》《秋韵》《清明》《独坐黄昏后》这几幅作品中的人物都有一种忧郁和感伤情绪,可谓形象典雅端庄而又多愁善感。另外,何家英的《初春》《女人体》中的女人半掩半露,显得羞涩而妩媚,是典型的东方女性形象,体现出清新雅致的格调。

2、诗情与画意的结合

何家英的工笔人物画很有诗情画意,与中国的传统诗画相符相合。例如,《独坐黄昏后》便是他从诗里捕捉灵感而完成的充满诗情画意的作品之一。画中一古装仕女红妆端坐,托腮凝视,似乎在落日的余晖里惋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看画如看诗,而画又是诗最为形象的解释。在《落英》中,白衣蓝裙、清雅逼人的女子俯身捡起落英的情景极富有诗意,画中人面对片片落英,想留春常驻,但“流水落花春去也”。整幅画唯美而又感伤,诗情画意尽在其中。

另外,画家对秋景中人物的描绘更是诗情画意,清新感伤。例如,《秋冥》中片片的黄叶,让人感觉到凉凉的秋意,画中人物的衣着在秋意里显得如此单薄,人物清秀的脸庞上带着些许忧伤,整幅画如同一首感伤的古诗;作品《秋韵》,则是另一番情景:朴实清秀的女性靜坐拉琴,双眼凝视着前方,端庄高雅,孤单而落寞,似乎在秋天里诉说着愁闷。

看到《清明》这幅作品,笔者不禁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诗作“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在这幅作品中,一位女子素装打扮,手托白色纸花,端庄而伤感地凝视着远方。人物眼神忧伤,静静地坐着,整幅画色彩清冷,把明清时节的那种缅怀故人的情感描绘得淋漓尽致。

何家英的《女人体》《初春》则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女性曲线美的曼妙。画中人物半掩半露,羞涩妩媚,如诗如画般跃然纸上,让人想到“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诗词意境。

3、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何家英的工笔人物画把传统与现代融合起来,并且吸取了西方绘画的精华。他继承了传统精髓,但也创造了新技法、新人物形象。首先在技法上,何家英在用传统笔墨设色的基础上借鉴了西方湿油画的表现技法,使画面丰富、柔和。例如,《清明》《初春》《叶》《女人体》等作品都体现了这种审美,使画面和谐、突出。其次,在画人物时,他以线描和着色的技法填充画面,在头发、脸、手、脚部位刻画都采用结构素描进行塑造,他用线的透视来表现事物的结构和质感,再加以素描形式刻画就使得人物形象精细、清丽。在着色方面,他坚持走清新、雅致的路线,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何家英《清明》

▲ 何家英《清明》

4、结语

何家英工笔人物画的形成和他所生活的时代和性格有着密切的联系,同时更多地受中国传统绘画和西方绘画的影响。他智慧而有才华,加上细腻的个性和敏锐的知觉,使其工笔人物画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中国画坛中站稳了脚跟。因生性安静内向,天资聪慧敏感,他小时候就很喜欢画画,肯下功夫,一边劳动一边坚持自己的理想,为目标加油。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他体会到了命运是什么,所以,他的作品总是隐藏着抗衡与忧伤,更喜欢用女性的忧伤来寄托自己的情思。那种淡淡的忧伤,耐人寻味,很有感染力。因此,在何家英的作品中,人物大多会有一种忧伤、忧郁的情思。

作品拍卖

何家英的作品进入拍卖行也比较早。他的作品《沉思》于1997年上拍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并拍出了3.52万元,他的一幅人体作品曾在97年翰海秋拍成交于5.72万元,另一幅人体作品曾上拍于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一幅《花荫小憩》作品在1998翰海春拍上拍出了1.87万元。近年来,何家英作品部分成交价格:

何家英作品 成交价格 成交时间
2013年作 清暑四美图 1380万 2015-07-05
濠江花路 1242万 2015-06-06
2002年作 绿茵闲且静 1350万 2012-09-26
2001年作 梅花双清 943万 2012-06-04
1988年作 丽日 873.6万 2011-06-17
静夜思 891万 2010-12-11

20年来,何家英的作品一直是各大拍卖行的硬通货,价格已从当年的一件几万元达到了如今千万元一件

拍卖价格:尽管何家英正当创作高峰期的中年时期,但是每平尺的价格也高达80万左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何家英作品- 冻月 3尺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