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长卷《丽人行》,铭心经典再现!

傅抱石(1904~1965)之《丽人行》是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中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的作品。早在1996年10月,某拍卖公司在北京昆仑饭店拍卖会上,傅抱石1944年作《丽人行》以人民币1078万元成交,当时一举打破现代中国画拍卖价的最高纪录,震惊艺术界。下面从庋藏多年傅氏数百件作品中甄选诚献傅抱石1945年作长卷作品《丽人行》,以飨藏家。65×560cm。非专业拍照,图片仅供参考,所有藏品信息以实物为准。

△傅抱石长卷《丽人行》65×560cm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1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2

△傅抱石《游春图》局部-3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4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5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6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7

△傅抱石《丽人行》局部-8

【引首】艺苑精英。应野平。钤印:应野平(白)

【题识】乙酉九月,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写。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白)

【陈佩秋跋】有傅抱石游春图卷乃笔殊万万卷,当头词谓:乙酉岁暮,抱石写重庆西郊金刚坡下,是年六月乃游涂山,涉笔欲作游春图承奉万程先生以报命,诸事繁冗,搁置半载方勉力成局,敬乞政之。抱石并记云云。万程先生者长沙崔翁也。壬午以财金购置傅画等伙天箩如精制上钦此图虽同壬午岁然形体笔例先之荒率大不如天池验意之作。按天笔墨习性虽同出自傅手可优劣昭然。渠以此画笔崔翁或另有东衰抑?崔翁不当致酬至使箧笥失色也。健碧题。

【杨臣彬跋】态浓意远淑且真。傅抱石先生游春图。杨臣彬题。钤印:文轩(白)

应野平(1910~1990),初名端俊,改名俊,以字行,一字野萍、野苹,浙江宁海人。工山水,擅书法,精画论,注重写生。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协常务理事、上海书协名誉理事、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海上著名画家。

陈佩秋(1923~2020),字健碧,号乂之,斋名秋兰室、高花阁、截玉轩,河南安阳人。中国美协会员、上海美协理事、西泠印社理事、上海中国画院画师。海上著名画家。

杨臣彬(1932~ ),一名承邠,字文轩,祖籍安徽怀远。徐邦达弟子,擅长中国古书画鉴定、美术史论。1951年参军在南京军事学院教导团任学员,1952年转业到故宫博物院,从事古代书画的保管整理、陈列展览及研究鉴定等工作。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家文物局文物鉴定资格审核委员,中央美术学院书画鉴定专业硕士生导师。

傅抱石曾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介绍自己绘画的取材方式之一是“构写前人的诗,将诗的意境,移入画面。”这幅作品主旨正是取材于杜甫《丽人行》。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匎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杜甫《丽人行》

现代中国绘画的先驱傅抱石不仅是国画大师,亦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学者,经常以古诗古韵入画。他对古典文学与艺术的研究极深,文学尤钟情于诗,历代佳作无不熟稔,体现在他的画中,随手拈来即成佳品。傅抱石擅长根据古人的诗立意,或从中汲取灵感,抓住其精神实质进行艺术再创造,无须题诗而诗意盎然。

傅抱石从1939年4月至1946年10月这段在重庆寓居的生涯,于国、于家、于己,傅抱石本人和家人的心境,更与躲避安史之乱寓居成都的杜甫经历类似——尽管创作环境恶劣、窘迫,但却迎来了艺术风格的成熟以及丰富的创作。据杜诗立意的佳作中,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恐属《丽人行》。身在抗战时期陪都的傅抱石,迎合了当时对大后方部分人士纸醉金迷生活的谴责与讽刺。

杜甫《丽人行》描写的是唐代诗圣杜甫脍炙人口的乐府代表作,约作于唐天宝十二载(753年)。此诗通过描写杨氏兄妹曲江春游的情景,揭露了统治者荒淫腐朽作威作福的丑态,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安史之乱前夕的社会现实。千年之后,傅抱石先生用精心的构思画面还原了这一千古绝唱。

《丽人行》(亦叫游春图)是傅抱石的代表作之一。更被认为是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一直为藏家瞩目。描写玄宗时代杨贵妃得宠,其兄贵为丞相。显赫一时的杨家属于三月三修禊日外出郊游,于都城长安江边大肆招摇的场景。

今有幸首度释出傅抱石1945年作长卷《丽人行》,与已上拍的1944年作《丽人行》之最大不同是:此幅以重墨挥洒大片竹荫渲染出浓郁春意,上拍的以柳荫渲染,其它则大体相同。傅先生以以深色烘托三大块明亮的空间,安排了五组工笔人物,以秾纤、轻重及缤纷的色彩对比,穿插变化,构成戏剧性的鲜明舞台效果。画面瑰丽而典雅,丰满而不壅塞,凝重而空灵。人物锦密而绝无滞涩之感,姿态错落且情致各具。计清晰可数的有三十七人,然而“神龙见首不见尾”,不难想象,这只是浩荡队伍的中间一段。

在第一个空间里亮相的,便是“长安水边多丽人”的丽人,“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装束华丽,珠翠满头的杨氏姐妹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及奴婢等。她们从容缓步在踏青路上,将至都锦围箇铺的野餐场地;后面一个较小的空间中紧跟着御厨的队伍,女侍手捧玉液琼浆,八珍佳肴“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筋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如此丰盛的筵宴后第三个大空间内迤逦行进的乐队相呼应,乐师、歌姬、舞会、捧着琴、萧、箜篌、琵琶、阮咸各式乐器,准备大显身手;后侧一块较小的空间内扈从仆马,当系保卫及后勤人员。在整个画幅中间偏左的较大间是一群须眉人物,作者在此点出了构思的中心主题。

中间这组人物那穿紫袍显然官阶最高的人就是杨国忠,眉宇间奸相毕露,骄横不可一世的样子。仔细观画揣摩,可以领会到在杨国忠左侧有一穿红袍者,是为了以色彩烘托出主角。一群趋炎附势的官僚,一人回首,一人转身,悉露谄媚逢迎之态;杨国忠则昂首阔步,白眼望天,踌躇满志,对围绕左右的佞人不屑一顾。这是何等精彩的戏剧性历史定格,是杜诗:“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的画龙点睛之笔。杜工部的史诗鞭挞了那帮穷奢极欲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抱石先生传达了诗人的核心思想,诗画异曲同工,并重不朽。

傅抱石首先是一位学者,读书破万卷,精通中国历史、文学,在学校教授中国美术史数十年。邃博的国学修养赋予他中华文人风骨。早岁留学日本,接触世界艺术,从比较中加深了对祖国传统的理解和热爱。眼界的开阔,思维的时代性,得以充分发挥自身的天才,产生了划时代的创造。

傅抱石对宋元画家由观察自然而运用的各种皴法加以剖析综合,根据自己对自然界的理解,创造了著名的抱石皴,更可显示山间丰厚葳蕤的植被,那是古人山水画所达不到的效果。我国美术史上凡皴法以人命名的,古有“曹衣出水,吴带当风”,宋有大小“米点”。千年后才出现了傅抱石,真是千载一遇,奠定了他在美术史的崇高地位。

傅抱石是一位天才的早熟画家,才学渊博,性格豪放,富于创造性。抱石皴和独特的古装人物画,为中国绘画史留下重要的一笔。除了在山水画方面的别出心裁,傅抱石在人物画方面也独树一帜。中国明清以来的仕女画,大都把美女描绘成柳叶眉、削肩、姿态娇柔、弱不禁风的样子;新式美女则吸收西方写实方法,极力表现媚俗的肉感。傅抱石的仕女一反这两种倾向,刻意表现出一种古风、古意。《丽人行》画作充分表现出了这一点。

《丽人行》把如此众多人物巧妙地安排到环境当中,前无古人地打破了山水画与人物画的界限,真正把山水与人物结合到一起。不仅是人物画的巅峰之作,亦是山水与人物结合的巅峰之作!正向潘天寿将山水与花鸟结合在一起的「大花鸟画」一样,如此的珠联璧合,这在中国美术史上为其首创,堪为傲视群伦之作!

《丽人行》为傅抱石最为经典的人物画创作,据考证大概始于1942年。此乃蕴籍家国优思之作,在过去拍卖30多年间,仅曾出现1件与此件相类似作品,即前文中提到的作于1944年且早在1996年就以1078万成交的作品,而是次隆重呈现作于1945年非应酬之铭心佳作《丽人行》,亦更趋成熟,更显炉火纯青,正向陈佩秋在题识中所言:『笔墨习性虽同出自傅手可优劣昭然』,另外本幅《丽人行》是已面世此题材作品中唯一一幅以竹荫渲染环境的珍罕之作。

凡此种种,不在赘述。如此前所未见之重量级藏品,稀世程度不言而喻!

 

附:傅抱石1944年《丽人行》

△傅抱石1944年9月作《丽人行》

成交价:1078万

尺寸:61.5×219cm

拍卖日期:1996-10-18

附:傅抱石1942年《丽人行》

△1942年《丽人行》89×178c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傅抱石长卷《丽人行》,铭心经典再现!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