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泼彩山水代表作《溪桥晚色》将亮相2018春拍

由张大千1970年所作的《溪桥晚色》,曾于1984年创造张大千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5月14日,这幅作品亮相华艺国际2018春拍北京精品巡展。

△ 张大千 1970年作 溪桥晚色 镜心 设色绢本 成交价3910万元

《溪桥晚色》是张大千泼墨泼彩画法成熟期的代表作,艺术家以淡墨泼染出近山与远山的空间感,并以石绿石青等天然矿物产生不同层次,观之有苍茫幽深之感。本期华艺国际春拍,中国书画板块中国书画部分以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及广东美术百年作品为脉络策划了三大专场。在广东美术百年作品专场,汇聚高奇峰、杨善深、赵少昂、关山月、黎雄才、林风眠、饶宗颐、林墉、方楚雄等数十位艺术大师不同时期的绘画精品近120件,囊括山水、人物、花鸟等不同题材。

此次拍卖会将于5月20至23日在广州华艺国际举行。

《溪桥晚色》【作品赏析】

“1963年,大千渐渐采用半自动的泼墨法,或兼用面积的泼彩法。终而在1964年至1969年他发展出有整体感的、成熟的泼墨及泼彩,或两者兼用的画法。”……这是他一生作品最接近西方抽象表现艺术的阶段,也是西方抽象艺术迈向‘最低极限主义’的同时。大千自己对这种‘世以为创新,目之抽象’的风格,有他自己的阐释,他说:‘老子云:得其环中,超以像外。此境良不易到,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其庶几乎!’”……在1970年前后的几年里,张大千泼彩的作品数量大增,其技法风格业已成熟,他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而且得心应手。到1970年后,张大千的泼彩画作,已将传统的笔墨减至最少,这一时期的作品是他最成熟也最接近西方抽象表现主人的代表作。

此幅作于 1970年,时大千居住在北美加州,这段时期大千的画风基本上是巴西时期的延续。由于努力走向国际舞台,大千在泼墨泼彩艺术上不断尝试新的技法和新的媒介,画面上出现一些新的、极具偶然性的效果,“直造古人不达处”,此间可谓大千一生中画风最为前卫的一段时期,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和变数,从此幅《溪桥晚色》中颇可见之。画面上意象尽管模糊,但仔细体味,便可见溪桥横斜,渔舟唱晚,洲渚淡远,沙碛平展,树木葱茏,乃一派平淡天真的江南景色。在画法上,先以水分充足的淡墨泼染,以墨色的浓淡区分出近山与远山的空间感。墨晕固定后,再以少量不透明的石青色泼在水墨上,任颜料本身轻重或沉或浮,产生不同层次。等色与墨确定了山峦的基本形体后,便以笔线勾出丘壑溪涧和小桥云树,在混沌中开出山水。最后以大片淡石绿色和赭石色泼染远近山峦处,树木和小桥俱以留白表现,这就使画面产生统一的色调,满纸蓊郁迷蒙,看似无线条,却又浓淡如意、层次分明,意象超出笔墨之外,整体呈现出苍茫幽深的意境,笼罩着一种神秘气息。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张大千先后在巴西、美国等地侨居20多年,并在欧美等地举办画展。由于亲身感受了西方艺术的精粹,特别是与当时流行的印象派、立体派等艺术流派的接触,使他的绘画风格开始转变。他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上,结合西欧绘画的色光关系,发展出来一种山水画技法,以泼墨、泼彩的手法达到画面上大面积的墨彩湿润流动、色彩对比强烈的特殊效果,既具象又抽象。不过即使在这类浪漫的颇具现代气息的作品中,传统绘画中的笔墨线条仍然或多或少地留存在画面上,从而使中国画的传统技法、气韵与现代的国际绘画风格巧妙结合,为中西绘画的融合开拓出一条新路。有人曾经提出,晚年的张大千由于视力原因不得不另外开辟创作领域。事实上,视力因素确实促使其由文细画风转向大泼墨泼彩写意上来,但他也逐渐意识到这一变法的重要意义,并有意加以自觉引导。这种画法开创于50年代末,不过真正成熟却是美国的加州时期,此幅《溪桥晚色》堪称张大千泼墨泼彩画法成熟期的代表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张大千泼彩山水代表作《溪桥晚色》将亮相2018春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