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古代书画拍卖报告:一亿一张的古画还能更贵吗?

说起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中,2017年中印象最深的两次分别是赵孟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宋高宗等《四朝宸翰》,两件作品的成交价分别是1.909亿和1.495亿元,如此天价,早已经令人咋舌,但是这样的高价却有人认为还能拍的更高。

“赵孟頫《心经》的价格应该远远超过1.909亿的成交价,这对于古代书画而言,尚需要市场培养。”北京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说到。

“南宋四帝《四朝宸翰》手卷的成交价在意料之中,这是给大家认识古代书画的一个过程,而且必须有这个过程,这很重要。”中国嘉德拍卖古代书画负责人栾静莉说到。

颇为一致的是,在这两件作品拍卖结束之后,懂行的人都在朋友圈中“打抱不平”,这样一等一的公认为真迹无误的宋元书画精品,竟然远远比不上近现代书画作品?这古代书画拍卖市场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们都有这样的共识?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度,除了赵孟頫和南宋四帝书法之外,还有8件超过亿元成交。8件超过亿元的拍品分别是在纽约佳士得藤田美术馆旧藏的专拍中,南宋陈容、北宋赵令穰、北宋李公麟、唐代韩干等4人的作品,另外4件分别是属于清王时敏、明沈周、元王萌、明徐渭等四人,他们中多数人均凭借2017年度的拍卖创造或者刷新了个人作品拍卖世界纪录。

这些作品中,尤其是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的4件作品多为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的“教科书”级别的古代书画,徐渭的写生卷更是唯一一件可在市场流通的石渠宝笈著录作品,这样的作品一经拍卖,必然会创造出令大众认为天价的价格。

但却被懂行的人认为是买家捡了大漏儿,他们认为历经多年之后的市场经验,毕竟会成为“救世主”级别的古代书画。

▲《火鸡图》

同样,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些千万元成交的拍品中,例如郎世宁与金廷标合作的《火鸡图》,这张原藏家曾经以11万美元买下的作品,首次释出之后,就创下了7130万元的成交价,但是这对于郎世宁往常在拍卖市场上的地位来看,也是一个尚可但亦能再突破的成绩。

如果说上述公认的宋元亦或是明清书画作品的价格都被认为是漏儿的话,笔者也整理2017年度古代书法成交纪录,其中有14张作品是超过千万元成交的作品,4张是宋元时期的书法作品,这一时期的书法是行书、草书、楷书、隶书等多种书体并存的之际,且较多为孤品。例如上文所提到过的赵孟頫和南宋四帝之外,亦有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之侄曾纡,其草书作品《人事帖》以4140万元成交,尤为值得考究的是,曾纡的这件作品是被刚刚进入收藏市场不久的一位买家所得,并且是志在必得,一举拿下。

这和赵孟頫《心经》的买家情况基本一致,这些买家可以被称之为新人,而不是在古代书画专业收藏里多年的行家或者藏家所为,这也是让李雪松有所感悟的地方。

明清时期的书法作品,这一时期的书法艺术尤其是碑、帖之风再度兴起,但是多集中在1000万-2000万的成交价格,例如赵之谦的篆书《潜夫论》成交价格为1207.5万元。王铎作为明清之际的书法家,近年来倒是在市场中表现不错,尤其是一些巨幅的书法作品,比如在香港东京中央秋拍中王铎临《宋儋帖》(行书)就以2240万港币的价格成交。

其实在中国书画艺术中,一直有“书不如画”的说法, 尤其是在明清之后直至民国,这一时期也有人把市场价格总结为“位高价卑”,但最近在书画拍卖公司的推进之下,明清时书法也早已经突破千万元级别。

相较于书画和书法艺术的系统呈现,古籍善本则被认为是级别较高的专业收藏,其中的评判标准更是不一,比如信札这一项,有些人认为是平常往来信件之物,书法价值不高,但有些人就认为这些不是应酬之作的东西更能体现书法价值;再如碑帖印谱和历代刻本更是如此,不是专业研究的人,甚至连基本的认知常识都是缺失的。

在笔者所整理的2017年度古籍善本拍卖中,6325万元成交的乾隆《智严经》不仅是年度这一门类的最高价,也是乾隆皇帝个人此类作品最高价。而107页的明人尺牍,是为友人之间的书信来往,也是以5175万元的价格成交,这样的价格远远超出了明清时期的书法艺术作品。

而在唐人写经的部分,更加凸显的是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并存,比如唐人薛崇徽《大般涅盘经》卷九是以2932.5万元成交,过云楼旧藏《唐人写经》则是以1794万元成交。纵观写经体的源流,可追溯到两晋和南北朝时期,北魏时期是佛教文化的兴盛期。到了隋唐,写经体就更趋于完美成熟。

▲ 程甲本《红楼梦》(百二十回) 2403.5万 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

历代刻本类别中,程甲本《红楼梦》则是当仁不让的本季焦点拍品,程甲本《红楼梦》由程伟元个人出资摆印,印量极为有限,所以,传世至今的程甲本极为稀见,一般人难于窥其真容,本年度2403.5万元的成交价格也被称为最贵红楼梦。

整体来看,其实从2017年度3月份纽约亚洲艺术周的书画拍卖开始,迎来中国古代书画的一个小高潮,但是在春拍中,几件高估价古代书画作品的流拍,多是在2000-5000万级别的作品,也让拍卖行在秋拍做了不少的调整,首先是数量是控制了很多,在选择上更加的细致和专业,尤其是在高价位的宋元书画作品上。

世所公认宋元书画是中国书画史的高峰,天灾人祸毁去大半,现今存世仅以千计,多数收藏在世界各大博物馆,私人所藏当以百计。现今存世作品的品质大致可分六等,第一等:流传有序的真迹,第二等:流传过程不清晰的真迹,第三等:流传有序的可能真迹,第四等:流传有序时代接近的摹本或赝品,第五等:有较好流传经历的赝品。第六等:没有好的流传经历的赝品。

▲ 吴镇 《野竹图》7762.5万元

随着现代鉴定技术和理论的深入开展,无论公私所藏的宋元书画真伪问题都面临不断的辨识和挑战,其中的少部分成为举世公认的真迹,也有一些历史名作随着新资料的发现被重定为赝品。

对书画拍卖市场而言,近两年拍出的赵孟頫《心经》,张即之《华严经》,吴镇《野竹图轴》都是极难得的公认宋元真迹,都是第一等的作品,在成交价格上却常常输给第三、四等,甚至输给第五、六等,或许这正是有志于收藏古代书画的黄金时代。

但是,在高价位作品之外,亦或是说夜场之外,我们也重点关注了日场部分的拍卖,作为整个拍卖市场的基石,日场的设置则更加考验一个拍卖公司的能力。

我们首选挑选了连续三年均有古代书画日场设置的指标拍卖行,其中涉及到香港、北京、上海、杭州以及广州等地区的十家拍卖公司,分别是香港蘇富比、佳士得香港、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北京翰海、北京荣宝、上海朵云轩、西泠拍卖、广东崇正拍卖等。

其实基本上来看,古代书画的优势拍卖绝对的垄断地位是在北京,除了夜场之外,每季基本上有250件作品的日场作品。

先来看香港地区,以苏佳两家来看,其以现代艺术和古董杂项等拍卖为主,在古代书画板块均为常规的日场动作,其中佳士得香港的成绩更为突出,每一季的数量保持在150件左右,尤其是2017年度的成交总额更是达到了1.75亿人民币,是为本年度古代书画日场成交额最高的拍卖行。香港苏富比(微博)则每年日场古代书画保持在100件左右,成交总额更是起伏很大,2017年秋季为1.043亿人民币左右。

但在大陆地区的拍卖中,由于嘉德和保利以及匡时三家书画拍卖行均有夜场古代书画或者书法专场的设置,其实日场的设置中,价位相对就低了很多,成交总额也多为夜场贡献,三家拍卖行的日场数量基本上平均是在250件左右,成交总额在3000万-8000万元之间浮动,且日场中鲜有超过单件超过千万元成交的作品。

▲ 唐寅 《野衲挑寒图 》 3450万元 浙江西泠印社2017年秋拍

在浙江西泠拍卖中,惯例推出的古代书画日场在2017年度则是表现突出,两季数量保持在280件左右,但是成交总额却高达1.6-1.7亿元,牢牢占据大陆古代书画日场拍卖总成交额之最,而众所周知,杭州地区的古代书画行家和藏家是最多的。

相对而言,上海地区的古代书画拍卖则远没有这样的成绩,以朵云轩为例来看,每季推出的数量也不少,在150件作品,但是成交额仅为2000万元上下,这和上海地区古代书画藏家数量远远不成正比,重量级的作品也基本上被北京的拍卖行所征集。

此外,我们也重点关注了上述十家拍卖公司的古代书画日场作品的成交率,西泠拍卖两季拍卖平均成交率都在86%,其他几家拍卖行则是保持在60%左右,但是也有成交率在50%以下的水平,这也和拍卖行严重压缩日场作品有关。

从2017年度十家拍卖行古代书画日场的成交价格来看,500万元以上成交的作品仅仅有43件,其中1000万以上成交的作品仅仅有11件,多数作品是集中在100万元以下的价格成交。这也是因为日场中的首先高估价作品少,其次溢价空间相对比较小,加之作品的质量本身缺少吸引力,弹性空间就被压缩的很小了。

相对于古代书画夜场,日场中的拍品更需要“慧眼”才能“识珠”,这也正是日场拍卖的魅力所在,其中也不乏无底价起拍最后以超过百万元价格的成交,甚至未来会以更高的价格成交,郎世宁和金廷标合作的《火鸡图》就是最好的例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2017年古代书画拍卖报告:一亿一张的古画还能更贵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