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枫》,伤痕美术的代表作!

连环画《枫》,伤痕美术的代表作,这套已经被公认为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第一块里程碑的作品,是在三十多年前由陈宜明,刘宇廉和李斌三位刚刚由农场知青变身的专业画家的合作结晶。最初发表在《连环画报》1979年第8期,立即引起轩然大波。该作品发表后引起的极大反响和争鸣说明它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具有普遍性。

这种反应大大超过原作同名小说引来的反应。其原因几乎可以肯定是所谓的“视觉冲击力”。由于三位作者均是当年的红卫兵,因此所描绘的一切细节都来自生活真实,而武斗的血腥,以至藤帽、钢盔、冲锋枪,都是冲击视觉神经的暴力象征,在此之前无论是绘画、电影,都尚未展示过这类视觉图像,因此引发了震撼效果。当然,深层的冲击人心之处,是这个故事背后的那种久违的人道关怀,那种人性天然之美与政治扭曲之丑的尖锐对照。

《枫》以一种近乎自然主义的笔法描述了在“文化大革命”中一对恋人的悲剧。一对有着暧昧情思关系的青年男女(李红刚、卢丹枫)因为在武斗期间各置一派立场,最终相残至死——一个简单而悲惨的故事。

故事的悲剧性在于,各派虔诚的教徒们(红卫兵)在无理智的狂势激情中,在保卫自以为是“真理”的过程中,彻底地扼杀了“虔诚”与“真理”的真正含义。作者们清楚:“我们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断送了自己的将来,并给整个民族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可是在当时,我们确实坚信是在破坏一个旧世界。红卫兵运动冲击了从学校到社会的固有秩序,破坏和打击了我们曾经尊重、向往和追求的一切。而所有这些,却是出于一种基本是无私的和虔诚的动机,毫不犹豫地服从于一种空前巨大的精神力量。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剧。”

《枫》的作者在对同代人的悲叹中把很可能掉进自然主义的死亡诗意化了,而最后完成这一切的是作者对主人翁丹枫的深切同情。作品反映出丹枫在作者的眼中不是一个具体的丹枫,而是一个作为美的象征、值得深深同情的女人。在禁欲主义的“文化大革命”中,爱被视为邪恶和不道德。因而艺术家只有通过埋头进行阶级斗争的工作来暗示爱的存在;同样,美也是“有阶级性的”,青春与活力、文静与聪慧必须在象征某个阶级的统一的军装军鞋衬托下才算真正的美。事实上,爱与美在残酷的阶级斗争中只能是短命的。

《枫》向观众宣布:那场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宗教运动是一场骗局,在这场骗局中,人民成了牺牲品。针对《枫》的批判精神,有人指责《枫》的作者是“向后看”,并认为《枫》将在政治上造成不良影响,甚至《连环画报》1979年第8期也一度停售几天。但是,质朴的表现通过完整的形象故事起到了启开人们长期封闭的思想之门的作用,《枫》引起了普遍的反响。

注:《枫》的三十二幅原稿,除九幅进入中国美术馆收藏而幸免之外,其余二十三幅于1986年在哈尔滨画院展览后神秘失窃。同时遭难的还有其姐妹作《伤痕》四十六幅原稿。这么珍贵的原作丢失是十分可惜的,画作可以复制,但时代却不可以复制,原作《枫》引起轰动效应的那个时代,尤其不可复制。

以上内容《连环画《枫》,伤痕美术的代表作!》由名人字画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连环画《枫》,伤痕美术的代表作!

赞 (16)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