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玉与酒鬼酒

画坛“鬼才”黄永玉和酒鬼酒可谓有着一段不解之缘。1987年,在湘西老家省亲的黄永玉,不知怎的与人兴致勃勃地聊起了家乡酒。喜欢抽烟斗,但滴酒不沾的黄老当即便萌发了为湘泉酒打造一个高端酒品的想法。灵感突来,便有了酒鬼酒那让人过目不忘的麻袋形包装。黄永玉还给这酒取了“酒鬼”的名字,并题了“酒鬼”二字和酒瓶背后的“无上妙品”四个字。

“酒鬼”二字一出来,厂家内心是“拒绝”的,黄老心意虽好,可爱酒之人谁愿意承认自己是酒鬼呢!可在当时,“酒鬼”的这款设计一进入市场,却意外地受到了青睐和好评。

在湘西,“鬼” 代表着一种超越自然、超越自我的神秘力量,诉求着一种自由洒脱的无上境界。黄永玉大师提名“酒鬼”,并誉之为“无上妙品”,一语道破了酒鬼酒蕴藏的文化内涵和阐释的人生高妙境界。经黄永玉把玩出的酒鬼酒也就昭示着一种人与山水对话、与自然融合的精神状态,喻示着一种至善至美、质朴天然的审美情趣。

酒鬼背酒鬼,千斤不嫌赘;酒鬼喝酒鬼千斤不会醉

说完“酒鬼”二字,我们来说说酒瓶子的设计,一块麻袋布粗针大线缝成口袋,锯末中埋着一截水管子,一点都没有酒瓶子的样儿!不过细细琢磨,的确生得古拙别致、大朴大雅,其灵动与张力彰显着一种不事张扬的野性与厚重,也难怪其设计被人们评价为立意孤绝,妙手天成,平朴里显功力,随意中见洒脱,的确妙哉!

1982年至今, 黄永玉先后为酒鬼酒公司设计了湘泉酒、酒鬼酒、内参酒、洞藏文化酒、千年卫士酒等产品包装, 并多次参与产品包装升级改造。

黄永玉作品《不可不醉,不可太醉》——癸未年初冬于万荷堂。喜瑞雪降三次,予虽滴酒不沾,闻酒面红醺醺然。酒藏酒柜,其鼻如鼠,众友辈莫不知晓,故大雪之时必开门迎候,煮美肴以奉,其佳与惜好友日渐凋零,能动弹远道而来者日鲜一日,此余之凄怆处也。湘西黄永玉八十所作。

黄永玉作品《洞中酒仙》——“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的典故出自《隋书·经籍志》中《洞仙传》。2001年,酒鬼洞藏文化酒封入湘西奇洞,经七载静默,酒鬼洞藏文化酒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启封出世,欣喜之余黄永玉题写“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洞藏妙品”赞誉,并乘兴作此图。

黄永玉作品《清明酒鬼图》——清明时节雨霏霏,酒鬼生馋意欲迷,借问清泉何处有?牧童遥指在湘西。一九八九年三月永玉为酒鬼作,苗子(指黄苗子)改诗,君武(指华君武)同志云牧童应改为民警。

黄永玉作品《湘泉颂》——湘西之水甲天下,楚三闾大夫屈原曾浪游沅澧,歌骚风物,边鄙之地遂得以名传焉。湘泉酒即以兰芷间之流泉,并采用古方酿制而成,此酒始于何时,虽不可考,然其芳馥醇厚之品味,数百年来仍不减其于万一也。惜因其地处山乡,鲜为外人知悉耳,余为乡里故乐而绍介如上。

黄永玉作品《乡酒杯宽》——老鹤归来,灰褪残红,越遍激湍。幸旧巢仍在,桐花历历;古椿如昔,孺子翩翩。芳草黏天,新蕾惹瓦,何处深山不杜鹃。长亭外,有苗炊冉冉,细雨川前。楚些才到唇边,且收拾断肠背人看。纵倏忽凿窍,唠淘心意;涂龟曳尾,粗得平安。崖上蜗居,嗟来迥旋,一笑开窗赏晴妍。小道场,这人间路窄,乡酒杯宽。所书沁园春,为九年前归乡所作,匆匆又是十年,余八十矣,京人谑语云:如今八十不值钱,街上随便捡都是八十以上,信然,然余之八十,乃归乡慷慨所得,与京俗无关也。甲申春三月黄永玉作于玉氏山房。《乡酒杯宽》:是黄永玉先生于2007年专为酒鬼酒公司而作,是《打牙祭》的姊妹篇。

酒鬼酒的设计是中国传统设计方式的延续,它是在文化积淀基础上的厚积薄发,是文人写意式的一挥而就。它没有构思的草图,也没电脑的三维效果,更没有甲方乙方的谈判协商,有的是一种人文的精神。这是当代中国设计中的别于西式的另外一种风格,不仅连接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还表现出了现代设计强调个性的本质特征。在酒的包装设计中,除了文字、色彩、图案的构图摆布以外更重要的是要传达一种情感。

名人字画网藏品:黄永玉国画《树林子大什么鸟都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黄永玉与酒鬼酒

赞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