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人代表作《齐白石像》

油画《齐白石像》是吴作人的代表作之一,堪称现代中国油画中富有民族气派的典范性作品,同时也标志着吴作人的油画创作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馆长、美术鉴赏家札莫希金再看了《齐白石像》后说,这件作品完全可以和列宾的《托尔斯泰像》相媲美。

吴作人 齐白石像 画布 油彩

尺寸:116x89cm

创作年代:1954年作

收藏:中国美术馆

这幅作品的构思过程很长,1954年,吴作人在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和准备工作后,把93岁高龄的齐白石请到自己寓所里勾画素描稿,画着画着,老人瞌睡了,熟睡中的的白石老人嘴唇努着,右手三指一直聚拢而不松开。这个极为重要的细节,立即为吴作人敏锐地把握住。写生仅进行了两次,一次画脸部,一次话两只手。在最后创作油画时,是有画家夫人萧淑芳穿着白石老人的大袍子,衣服里放了两个大枕头摆出来的,红色沙发是参照一片织锦设想着画的。

《齐白石像》的成就,最重要的在于作者对老画家有着透彻的了解。要使肖像画不致貌合神离,其必由之路是作者与对象之间在精神上的沟通 。人物形象的每个部分,大至身躯,细至须发,其造型设色,无不与气度神采有关。《齐白石像》敦厚庄重,泰然自若,这一安详的仪态已奠定了人物的造型基础。设色的基调,是虾青大袍与白发童颜之相映,显出老人阅历之深,而又具有赤子之心。若论细节,可以举这幅肖像所以经看的眼神、嘴神、手神为例。“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不待细述。嘴神、手神在《齐白石像》上,实有独到之处。从老画家久经锻炼的双手,可以见到劳动生活的烙印,而那职业性的习惯动作——右手握笔的姿态和隐现在银髭下作吮笔状的嘴神,实不下于凝神而思的传神阿堵。这种小动作的神态,在被画者是出之无意,在作画者则出之有意无意之间,而在读者则深为惬意。从形象的整体来看,这只能是若隐若现的细节,过事渲染,不免矫揉造作,处理得当。则能恬然生色。服从大局的细节描绘,足以引人入胜,耐人寻味,使读者得到欣赏的无穷意趣。

在油画民族化方面,表现在技术、技巧上,《齐白石像》也有许多值得探讨的东西。在构图的规律中,绘画布局的根本法则是黑白的总体设计,这是中西共通的原则,而中国的水墨画最讲究大块黑白的布局处理,因为在水墨画上,色彩一般不占重要位置。基本上以素描为手段的版画、插图则讲究黑、白、灰,现在的优化也很注意这个三大调的装饰效果。吴作人的水墨画信守“知白守黑”的原理,油画上运用得很得体。齐白石头上的那顶乌绒软帽,他覆在老人脑门上,产生恬适之感;它和多少有点夸张的宽袍大袖配合起来,是纯属中过型的。同时,大块的黑色、青色,给画面上压上一定分量,用来衬托明晰的脸色,这是“知白守黑”在油画上的妙用;和背景的灰色调恰好形成稳重而又空灵的素描总体结构。这幅画采用平光,不强调明暗对比,减弱阴影,但未尝违背写实的明暗法,这也是从“知白守黑”的基本原则出发的变化运用。

在笔法技巧方面,最明显的是用破笔画银髯,疏落有致,是油画,又有毛笔的神韵,那眉毛又是在铺好底色的基础上用秃笔“拔”出来的。这种笔法,只有在深入体味造化之后,在精通油画性能的基础上才能产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吴作人代表作《齐白石像》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