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书画家 水墨伉俪情

历史上,书画家夫妻并不在少数,这些神仙眷侣们因笔墨丹青走到一起。他们一起写字、画画,一起抵抗命运的波澜,他们的爱情故事连同艺术家本人的作品一起,被后世的追随者津津乐道。

△谢稚柳陈佩秋1958年作《鸳鸯嘉藕图》,成交价437万元

如有着“天下第一伉俪”之誉的赵孟頫与管道昇,是元代著名的丹青伉俪。赵孟頫是元代首屈一指的书画大家,他的夫人管道升也能诗善词工书画,尤善绘梅竹,笔意清绝,曾给太后画过一幅墨竹,太后极为欣赏,封她为魏国夫人。二人既各有千秋,又珠联璧合。

近现代书画大师齐白石与胡宝珠的传奇故事,同样令人传颂。胡宝珠陪伴齐白石生活了二十多年,悉心照料齐白石起居饮食,并且由家庭生活,逐渐步入了齐白石的艺术生活,陪伴齐作画,为其磨墨、取水、调色。长期的耳濡目染,朝夕熏陶,使她逐渐掌握了绘画的技巧,练就了不凡的绘画功力。她笔下的花卉果蔬深得白石神韵,几可乱真。而且齐白石每创作一幅画后,只要没有旁人在场,他总叫胡宝珠来品评,齐择善从之,并且能够识别市场上的仿冒齐白石的假画。

△胡宝珠齐白石作《老鼠偷书》

吴作人、萧淑芳既是生活伴侣亦是艺术伴侣,皆毕生从事美术教育,桃李育满天下。在9月21日举行的“执手同道——吴作人、萧淑芳合展”,则通过展出作品近300件,梳理了吴作人、萧淑芳两人从各自的发展到相濡以沫的一段段转折的过程。展开艺术家的创作经历、内心世界和一代宗师的胸怀与远见,以及和睦而美好的家庭生活。

△吴作人萧淑芳1982年作《 友谊常青》

吴湖帆和潘静淑夫妇都出身名门。吴氏夫妇是包办婚姻,吴湖帆7岁,潘静淑5岁就定下了娃娃亲。吴湖帆是个画家,潘静淑也喜欢画画,两人有着共同的爱好,有时一起完成一幅画,把它看作两人爱情的表征。

△吴湖帆潘静淑《齐侯壶拓片补玉兰》成交价:1150万

张伯驹与潘素同样成就一段艺坛佳话:一个是才华横溢的贵公子——张伯驹是著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虽出身官宦世家,却不喜军政、厌恶功名,是个只谈风月的雅士,生得玉树临风、眉眼风流,诗书戏曲、古玩丹青无一不晓;一个是天赋异禀的女画家——在张伯驹引荐下,潘素21岁便拜名师学画,后来连张大千都曾赞她的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他们常常一人作画,一人题字。她的画,素雅空灵中透着温和宁静;他的字,潇洒飘逸中显露出闲散风雅。

△张伯驹潘素《书法对联山水》

作为艺坛里的神仙眷侣,谢稚柳和陈佩秋俱为书画大家。谢稚柳,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书画家、书画鉴定家之一。谢稚柳的绘画在近现代画坛上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具有鲜明的代表性。他对于艺术的追求,毫无疑问代表了近现代画坛重现宋元乃至晋唐绘画辉煌的思潮。而在画师唐宋、水墨与丹青并重上与张大千、谢稚柳一脉相承,并将此一道继续发扬光大的乃是谢家夫人陈佩秋。陈佩秋是20世纪末“海上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她初学山水从清初六家及石涛等大家入手,然后上溯明四家、董其昌,进而学习宋元山水。她学花鸟则是由宋元开始顺流而下,崔白、吕纪、青藤、白阳、八大、恽南田、金冬心等人的范本她都无所不学。夫妇同擅书画的虽有,但成就能并称卓著的却十分罕见。谢稚柳与陈佩秋可以说是艺坛里的难得的天作之合,他们俩的合绘作品,在拍卖场上也十分抢手。

△谢稚柳陈佩秋《书画合璧 册页 》(共二十七开)成交价:3680.00万

金志远、徐孅伉俪是新金陵画派的重要成员,曾就职于江苏省国画院,才情横溢,笔精墨妙。在艺术道路上,两人志同道合,互相砥砺,互相促动,频有合作,但更注重发挥各自的艺术个性,以大量的探索实践丰富了新金陵画派的理念和面貌。

△金志远徐孅1962年合作《歌声荡漾稻船归》,中国美术馆藏

艺坛伉俪合璧作品,不仅浓缩了两位艺术家的艺术技艺,同时作品背后的传奇故事也值得回味和深入挖掘。尤其从此类作品的存世数量上来看,夫妻书画家合璧创作的作品要远少于个人单独创作的作品数量。因此,对于书画收藏爱好者而言,这应当是一个值得深入挖掘的好题材,未来走势仍然值得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夫妻书画家 水墨伉俪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