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亲自为学生陈大羽订润例做推介

“下笔之超雅,陈生过我。”1947年,画坛名宿齐白石看到学生陈大羽画艺大进后,在他的画上如是题字盛赞。

能荣列齐白石门墙,是陈大羽一生之幸,决定了其在大写意花鸟画方面大放异彩。当然,他所结交的师友远不止如此,刘海粟、诸乐三、王个簃、黄宾虹、李可染、陈半丁、谢稚柳、唐云……都在他的人生历程中留下深刻的痕迹。

陈大羽《枇杷》

陈大羽《枇杷》

艺术踪迹

1935年 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系,师从马公愚、诸乐三、王个簃等人。

1936年 经刘海粟校长审定,七幅作品入选“现代绘画展”,赴南京展出。

1946年 拜师齐白石,致力于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并兼及山水、书法、篆刻。

1948年 受刘海粟之邀任上海美专国画系写意花鸟画讲师。

1956年 和李可染一起赴浙江、四川写生。

1958年 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20年后,再次出任南艺教授,并任美术系主任。

陈大羽《鸡》

陈大羽《鸡》

白石老人赞“大羽弟应得大名”

1944年暑,陈大羽得机缘赴京携画向艺术泰斗齐白石老人求教。白石老人对后辈满怀爱才之心,在陈大羽的画作上题字:“赵、吴以后,独见陈君。”(赵指赵之谦,吴指“吴昌硕”)得到白石老人的鼓励之后,陈大羽信心倍增。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白石老人对陈大羽愈发喜爱,有意收其为徒。他觉得“汉卿”(陈氏此前以此名行世)这个名字使用的人较多,为其改名翱,字大羽。这年底,陈大羽迁居北京,次年正式拜师白石门下。

“论艺术要能有天分过人,有此画鸡之天分,天下人自有眼目,况天道酬勤,大羽弟应得大名。”白石老人还亲自为陈大羽订润例,积极推介其艺术。

陈大羽之所以能取得那么高的成就,显而易见,这与他能走出岭南、在更广舞台结交名师有很大关联。

陈大羽 1977年作 傲霜秋菊图

陈大羽 1977年作 傲霜秋菊图

陈大羽艺术成就与走出岭南有关

过去学界对陈大羽先生艺术的研究比较集中在写意花鸟画方面。又由于他以画鸡著称于世,几经传颂后,在一般观众脑海里就难免留下了概念化的印象,一提陈大羽就只联想到他画的鸡。其实,陈大羽是一位技艺非常全面的画家。除了花鸟画,他的山水与人物画亦造诣精深,书法与篆刻也相当不俗。

陈大羽先生之所以能取得那么高的成就,显而易见,这与他能走出岭南、在更广舞台结交名师有很大关联。他和林风眠、关良等一大批走出岭南的艺术家一样,在岭南之外获得了盛名。但我们发现,在民国及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画界一般不会在意他们的广东籍身份。比如林风眠,艺术界都是将把他作为全国范围内的一代宗师来看待,而不会注意到他是广东人。艺术界的这种地域观念的觉醒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这段时期里,各地域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美术也不例外,所以才会有艺术资源的本土意识,强调并突出艺术家的籍贯与身份是一例,各地争相打造画派也是一例。

其实,广东在梳理、研究、整合本土美术资源方面,相比于其他地方做得并不充分,学术上仍有许多空白点。比如林风眠,我们是最近十来年才开始推崇他的,关良也是如此,时间上都比较滞后。就是现在,估计岭南很多人也未必认可关良的戏剧人物。

为什么有那么多岭南艺术家走出去呢?很多人会归咎于岭南艺术与文化环境不理想。但我认为,这还是源于北方占据了太多文化资源,这与岭南文化的优劣无任何关系。而我们的艺术生态,又一向与政治靠得极为紧密,政治最终决定了艺术与文化资源的配置。所以,在岭南艺术家走出去这个问题的讨论上,我们应最终回到艺术与文化资源配置的均衡化,而非地域文化的孰高孰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齐白石亲自为学生陈大羽订润例做推介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