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手卷《春山驴背图》欣赏

《春山驴背图》作于1932年,是徐悲鸿唯一一幅手卷作品。其通高36.5厘米,长达455厘米。画面描绘精致,保存完美,并有齐白石的数百字题跋。是年徐悲鸿仍在中大任教,由于日本军舰炮击南京,中大停课,徐悲鸿便抵北京,寓胡适家中,他恰好住在徐志摩的故室。此时,对故去友人的缅怀、对外面战事的焦虑,再加上对胡适病情的担心,可以想象他的情绪有多低落。在面对看似悲观的前景时,徐悲鸿仿佛从中生出一股力量,或者是与国家同存亡的勇气,这股力量激励着他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去。

徐悲鸿《春山驴背图》36.5×455cm

徐悲鸿《春山驴背图》36.5×455cm

这一年春天,李石曾发起一次中国近代绘画展览,准备次年在法国巴黎举行。李石曾是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早年曾发起和组织赴法勤工俭学运动,为中法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贡献。负责筹备这次展览的就是徐悲鸿,故此时二人多有交往。农历二十九日(观音生日),徐悲鸿应李石曾之邀游北京金山,金山是西山著名风景区之一,金章宗完颜璟在北京西山兴建的八水院之一的金水院即于此。相传清代慈禧的表妹金仙,削发为尼在此修行。金山的“林泉之妙”使徐悲鸿难以忘怀,故归以记之,是为此图。

图中以长卷展开金山的湿地风光,一古装骑驴者和一荷担者正缓缓地步入深山,各种景致随即在他们眼前铺陈开。一座高耸方正的山峰正是阳台山,阳台山三面环山,一面临谷,金山寺就坐落于其上。图中仅画红色庙门代替金山寺,将视点全部压缩在中景,而着重描绘几株古树。据记载,金山寺中前院尚遗存银杏树两株,树龄约有700—800年,山下亦有数株树龄几百年的古柏。古树最有表现力,阳台山前三棵古银杏枝干细瘦,但是粗糙的树皮颇见岁月痕迹,左侧的柏树姿态婀娜绰约,与直立的银杏形成对比,亦打破画面的单调,使之呈现一种近似舞动的效果,整个画面也因此灵动起来。

徐悲鸿画树有独特之处,既来自于古人笔墨,又超脱出去,融汇素描和写生的方法,重视造型和结构的体现,从此卷后面几棵树的画法亦可见其匠心独运之处,每棵树姿态各异,勾染皴擦之法俱用之,但更接近于自然的形态,而非装饰性。诚如齐白石在题跋中说:“今悲鸿君足迹诸国归来,目之所览,胸中有之丛挥缣素,故能万怪千奇,无所不备。真山真水从十指而出,非从近代新法所印之画册中窃来者也。

越过阳台山,便是金山的大水涧,这里有峡谷野趣和飞瀑流泉,画面将焦点对准瀑布呈三叠状涌出的地方,这也是瀑布姿态最美的一部分,左倾的岩石尖耸刚硬,衬托出瀑布的洁白柔软,使人仿佛感受到泉水的清凉。据说金山泉十分甘洌,曾是历代皇室的御饮水源,足见其必有一种清澈的质地,这也是画家所竭力表现的。山石的画法亦见功力与独创性,先以湿笔重墨勾出轮廓,再以淡墨、石青、石绿、赭石敷染,未见皴法,仅在远处的山峦有少许皴笔。勾染出的山石显得厚重坚实,缤纷的色彩又增添了一种季节的氛围和轻快唯美的情调,仿佛春天正将古老的山林寺庙从沉睡中唤醒,观者无不被带入一种欢欣愉悦的境地。这大约也是在战火纷飞中的中国最清凉淡然的景色了,画家在沉重的国事中,有此举重若轻之笔,实为难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徐悲鸿手卷《春山驴背图》欣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