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胄巨作《日夜想念毛泽东》

黄胄是中国画艺术大师。《日夜想念毛主席》描绘的是新疆维族老人库尔班·吐鲁木日夜思念毛主席,并最终在1958年见到毛主席的事迹。从1956年黄胄第一次见到库尔班直到1976年,20年的时间,黄胄画过多张《日夜想念毛主席》,并数易其稿。从目前查到的资料来看,较早的图式是库尔班大叔牵着毛驴以手遮额向东方张望。

△黄胄巨作《日夜想念毛泽东》

题识:日夜想念毛主席,谷牧同志嘱画志念。维吾尔族老贫农库尔班·吐鲁穆故事。一九七六年九月日黄胄作于北京。钤印:黄胄、莺歌燕舞、黄胄之印赵朴初题跋:日夜想念毛主席,主席恩情比天地。冬不拉弹不尽苦难的回忆,热满特唱不完贫农的心意。边疆各族兄和弟,日夜想念毛主席。黄胄作此图,朴初为题记。谁知得意作图时,正是导师弥留际。展图谛视泪沾臆,把笔几度不成字。库尔班·吐鲁穆啊,咱们的心在一起,日夜想念毛主席。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一日,赵朴初题。钤印:赵朴初印

此幅《日夜想念毛主席》创作于1976年9月毛主席弥留之际,约24.6平尺,画面描绘的是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弹着冬不拉,唱着赞歌,迎着朝阳向东方走去。毛主席去世两天后的9月11日,赵朴初在上面题写了自作诗。

2017年6月14日晚,经过激烈的角逐后,这幅巨制以5750万元成交

创作背景

黄胄所绘的主人翁乃当年家喻户晓的库尔班大叔的真实故事。库尔班大叔还小的时候,是个维族孤儿,吐鲁番的葡萄和哈尔蜜瓜蜜蜜甜,小库尔班的童年却泡在苦水里,他是和地主家的牛羊一起长大的。

成人后,他就像《汤姆叔叔的小屋》里那个黑奴乔治一样逃离了地主家,在荒漠里,靠吃野果活命,后来妻离子散,他孤身一人做了17年饥不饱腹的“野人”。盼星星盼月亮,库尔班终于盼来了红太阳:新疆解放后,库尔班重获自由回到家,翻身农奴感谢毛主席,把他从“野人”变成人。库尔班执意要到北京去见恩人毛主席,主席恩情比海深啊!

这个故事,黄胄夫人郑闻慧曾有记录:“黄胄1956年参加中央慰问团到新疆,碰见了一位名叫库尔班·吐鲁木的维族老人,牵了一头毛驴,满驮着干粮和水,要寻找给他带来幸福的大恩人毛主席,老人说:‘几十年来我们欠巴依(有钱人)的债像头发一样多,我们像山阴面的雉鸡,大气不敢出,是毛主席解放了我们,还分得了土地。’所以他要去见毛主席,把这一切告诉他,乡亲邻居告诉他毛主席居住的地方很远很远,是在太阳升起的地方。他知道朝着东边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下去,一定能找到毛主席。”多淳朴的老头啊!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知道此事后,成全了库尔班的心愿:特批他随国庆观礼团乘飞机至北京。1958年6月28日下午,苦水里泡大的库尔班在中南海怀仁堂见到了恩人毛主席,著名摄影师侯波拍下了这珍贵一刻。1958年,毛主席对于整个中华民族来说,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库尔班大叔爱戴伟大领袖的故事迅速发酵,一时出现了众多的 “衍生品”——著名民族音乐家王洛宾根据“库尔班大叔的故事”创作了《日夜想念毛主席》,1959年,著名歌唱家克里木演唱这首歌获得了全军第二届文艺汇演表演奖,并在当年的国庆招待会被邀请到人民大会堂演唱;同时诞生的还有《库尔班大叔您上哪儿啊》的歌曲,克里木把库尔班大叔唱成了一个萌萌哒老顽童;“库尔班大叔”骑毛驴、抱哈密瓜上北京见毛主席的彩印连环画出炉;库尔班大叔的年画进入千家万户;《库尔班大叔上北京》电影问世;作为一个敏锐的艺术家,黄胄也迅速捕捉到这个故事的艺术价值。

黄胄夫人郑闻慧是这样说的:“这位老人太可爱了。他的行为也太感人了,他代表着新疆人民的心声。黄胄由新疆回来就反复的画这位典型人物,几次改稿,于1976年9月9日完成,适逢毛泽东主席逝世,全国人民悲痛之极。”1976年完成终极版。其实从1956年到1976年,20年的时间,黄胄数易其稿,画过多张《日夜想念毛主席》。从目前查到的资料来看,较早的图式是库尔班大叔牵着毛驴以手遮额向东方张望,最后确定的图式则创作于1976年9月,为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弹着冬不拉,唱着赞歌,迎着朝阳向东方走去。此幅《日夜想念毛主席》与他较早创作的同类题材相比,背景不着一物,主要形象却更为突出。全幅线条流畅,色彩明快,人物鲜活,库尔班大叔朴实豪爽的性格和心向北京、思念毛主席的内在情感刻画入微,跃然纸上。毛驴笔墨简约,或黑或灰,浓淡有致,自具天然墨韵,毛驴的朴拙稚气活灵活现,传递出极具韵律的新疆风情和欢快喜悦的氛围。黄胄擅以速写画法作国画人物。

他善于抓住人物和动物的瞬间动态和表情,以迅疾的速写笔法一挥而就,使画面变得爽劲利落,这与学院派以素描参与国画创作的方法以及传统的写意笔法均判然有别,黄胄独辟蹊径却难能可贵地在高度写实的基础上实现了极具写意精神的气韵生动,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苦心经营20年才最后定稿,黄胄此幅《日夜想念毛主席》堪称他诸多鸿篇巨制中的神品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黄胄巨作《日夜想念毛泽东》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