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老头黄永玉!这才叫活着!

黄永玉是当今中国卖画收入最高的画家之一,而且是娱乐至死的做人典范。这个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随手用泥捏个麻袋,酒鬼酒就成了酒中极品。曹禺是谁?《雷雨》,《日出》,《原野》,是中国第一代偶像级文青,黄永玉年轻时可以背出这三部戏里所有的台词。

12岁就外出谋生,四处流浪;14岁开始发表作品,32岁轰动中国;年过半百跑去考驾照;90岁依然不安分,偏爱红装,嗜烟如命,93岁依然开着法拉利到处跑。

黄永玉设计了中国第一枚猴票,价值8分钱,至今为止这枚邮票身价已翻了15 万倍。

邮票上面就是自己曾经养的小猴伊沃。它像小朋友一样盘腿而坐,睁着大大的眼睛,仿佛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深爱着小猴伊沃,曾说“我想让全世界知道我死了的猴子有多可爱”。

曾经有媒体曾用了一个90后的词“酷炫狂霸拽”来形容他骨子里的顽皮野性幽默。拜托,90后算什么,这玩意儿老人家已经玩了90年了。

黄永玉自画像

黄永玉的画看似一点正经都没有,但这不正经里,渗透着强烈的个人生命的历史感。足够让人笑一下,笑过之余也可以当镜子照照。所谓读懂人性,不是用来读别人,最终还是读懂自己,免得变成别人眼里的料儿。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

小屋一间,坐也由我,睡也由我。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2009年,黄永玉写了一幅字: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

有专家认为在20世纪,湖南出了两大画家,一位是齐白石,另一位则是黄永玉,并创造了一个“齐黄”概念。这事让他很恼火,大骂荒唐,说自己怎么可能与齐白石相提并论呢?如此反应并非他太谦虚,正因为这样显得他很虚伪。如一位美国女作家曾写道,黄永玉并不谦虚,但求实。求实,便是一种理性。

年过九旬的黄永玉喜爱着红装,嗜烟如命,尤爱烟斗,所有人都好奇他的养生秘诀,他却说他从不养生!喜爱睡觉,不吃水果,不运动;早上写文,下午画画;爱看电影,也爱看连续剧,周末还看看《非诚勿扰》,了解一下现在社会正在发生的事。

除了这些,他还钟爱玩跑车,年过半百还专门去考了驾照。而现在,在他的万荷堂里,有德国原装奔驰S320,宝马Z4、保时捷911敞篷跑车、路虎发现越野车、保时捷卡宴越野车以及红色法拉利F430……

虽然年事已高,但黄永玉画画的速度依然很快。吃个午饭他就能画出一幅大作,他的灵感好像是喷涌而出的,而那份幽默感却凸显其中。他的画里常常配有各种幽默诙谐的话,有人质疑黄永玉的画浓墨重彩,不能算国画。他懒于回应,只开玩笑说谁再说他的画是国画,就要告他。

老先生爱戴着贝雷帽,咧着嘴大笑,如孩童干净的眼睛里又可窥见一种狡黠。谈到人生时,他说“躺在地上过日子,贴着土地过日子,有个好处就是,摔也摔不到哪儿去”。于世事,他是通透的,因为见过生死,经过起伏。于人生,他是好玩的,充满童心。成年人的童心不是天真,而是看透世界后的宽容与坦率。

林青霞此前“出山”现身真人秀《偶像来了》,期间谈到青霞为何愿意接拍节目时,她透露当时年届91岁的黄永玉对61岁的林青霞说“我想把你变成野孩子”,于是青霞说:“好啊!那我就变成野孩子咯!”

从黄永玉写给一位老友的信中,可以得知他从巴黎到佛罗伦萨,半年期间的工作量有多大——“画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风景写生,包括巴黎塞纳河沿岸的长手卷,以及佛罗伦萨全景的一个长手卷,再就是一些零碎的法国和意大利有关著名艺术家故居掌故的画。一部分是30余幅一米二见方的油画,包括风景和一些所谓‘主题性’的作品。还有七八件小型雕塑,都是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文章则是一篇篇的游记散文,先写了12篇巴黎,以后则是佛罗伦萨,大约也有这么10来篇。几个月来,我就这样送走了时间。”

九十年的生活,黄永玉几乎都给了创作,和这样一位老者相比,不要说学识和成就,仅勤奋这一点就会令很多艺术家感到惭愧。

黄永玉曾说:我们这个时代好像一个眼口很大的筛子,筛筛筛,好多人都被筛下去了,剩下几个粗的,没有掉下去——我们是幸运的。黄永玉被形容最多的一个词是 “传奇”。其实在他看来,每个人生活的实质也许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对待生活的一颗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鬼才老头黄永玉!这才叫活着!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