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翠羽明珰自不群》赏析

《翠羽明珰自不群》作于1953年,系潘天寿盛年指画佳作。1949年之后,随着文化环境的转变,他对人物题材及工笔画进行了短暂尝试,直至1953年全国美协成立大会上认同了花鸟画的必要性,潘天寿开始减少绘制并不擅长的宣传性人物画,专攻花鸟画创作。在熟稔的大写意花鸟领域,画家心情舒畅,佳作频出,其笔墨熔厚重与灵动于一炉,在一味霸悍的基础上融入刚正清醇之气,逐步脱略了先前逸笔草草、荒凉萧飒的情调,转为刚劲浑厚、雄阔壮丽的画风。

潘天寿《翠羽明珰自不群》569.25万成交 2018春拍

尺寸: 91×62.5 cm。 约5.1平尺

拍品取斜式构图,两块磐石立在画面下方,画家并不将它们处理成正正方方,而是略带左高右低的斜势,与此相应,石头后的一丛水仙被安排成右高左低的体势,与前方的石头反向呼应。此种构图为画家所常用,潘公凯曾论述道:“潘天寿在通篇布局方面,主要以方形布局为主,但又有倾侧的斜势,使这种方形不跟纸边平行,而是相对于纸边来说有着角度上的扭转;这样的一种通篇布局,既是为了使画面饱满,显得有重量感,同时又让画面不至于呆滞、闭塞。”

在潘天寿为数不多的存世作品中,指画是极具代表性和特殊性的一种。指画为清初高其佩所创,但此后三百余年未出大家,直至潘天寿将其作为一种重要的创作方式加以精研。潘氏致力于指画的原因,曾在《指头画谈》中论及:“在于指头之运墨运线,具有特殊之性能情趣,形成其特殊风格,非毛笔所能替代。……利用他不是很听指挥的特点,使作品得到似生非生、似拙非拙、似能非能,以及意到指不到、神到形不到的妙处。”本幅《翠羽明珰自不群》全以指墨写成,正是其所总结优点的集中体现。纵观同年的宏幅巨制《江洲夜泊图轴》、《松梅群鸽图轴》等均以指墨绘就,可见是年间画家对指画的勤力苦练,落墨自是不凡。

画面中两块岩石的边缘运指而生,粗拙的线条突出磐石的重量感,进而化繁为简,不事皴擦,只以手掌、手指蘸取赭色平涂,再辅以几个浓重的墨点,用线沉稳,用点浑厚,如“高山坠石”,这些烙有潘氏标签的造型特征凸显了石头的简与拙,与其后水仙的繁与秀形成对比。水仙的画法,潘天寿也与前人不同,他将水仙画成一束,使得水仙在清逸之余,更多了些许豪气,正是画家品格的自然流露。此幅中水仙的体势各自不同,花叶交叠,密而不乱,极富层次,尤其是用难以精准控制的指墨绘就,足见画家技法之精熟。水仙以淡蓝、淡绿、淡黄色敷染,与石头的赭色形成冷暖、明暗、轻重之对比,生发出温雅清逸之气,格调高标,令人回味无穷。

画面上方画家共有三次题识,其中“夜深误幽飞风香互误”系字句匡误,此种情况吴冠中在《潘天寿绘画的造型特色》一文中亦有论及:“潘师题款时全神贯注于全局形式的统一,因之往往易脱落字句,便另补一项……这在潘画上是最常见的现象。”这也从侧面体现出画家在创作此幅时的专注、用心。而一题再题,字间难掩对作品的喜爱之情,以至于有“久未作指画,偶然着墨,有怀高且园矣,奈何”之语,自比前贤,得意之情跃然纸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潘天寿《翠羽明珰自不群》赏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