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面丹青 文气十足

文人墨客纷纷在扇面上书画,以示翰墨之妙。那扇上的浓墨,书画了几千年,随着清风徐徐而来,诉说着不尽的东方韵,演绎着浓浓的中国风。

△黄宾虹《湖舍初晴》扇面片, 成交价690万元

审美性与文化性完美结合

故事一: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曾经在戢山脚下,看见一位老妇人拿着一批六角竹扇在卖,生意惨淡。王羲之便走上前去,在每把扇子上都题了五个字。老妇人见状有点生气,王羲之告诉她,只要跟人说这字是王右军写的,一把就能卖到100钱。老妇人将信将疑,结果大家都抢着买她的扇子。过了两天,老妇人又拿着扇子来找王羲之,王羲之笑而不答,避开了。

故事二:据说,京剧大师梅兰芳每次演《晴雯撕扇》,必在上台之前,精心画一幅扇面,装上扇骨,带入戏中,在台上撕掉,演一次、画一次、撕一次。他的琴师徐兰沅则悄悄把撕坏的扇子捡回去,请人装裱修复,成了难得的艺术品。

上述两个小故事,大概是几千年的“扇面丹青”历史里,最值得提起的注脚了。扇子本是生风之物,却被历代文人雅士钟情,成为文化载体,千百年来经久不衰。不论古今,书画家们都喜欢在扇面上绘画或书写,以抒情达意。当书、画、诗、印展现在这咫尺天地上时,便为折扇平添了无限的风雅。

集观赏和实用价值于一体的扇面,堪称文人雅士唱和互赠沟通情感之重要清玩,它们的创作和题款等,既有作者本身的艺术特质,也反映了特定历史时期文人的社交网络和思想脉络。同时,扇面书画作为一种独特的文献资料,能显现当时的社会思潮,也就具有了更为重要的文化和历史价值。

市场偶尔冲高低迷尚存

回顾一:2013年6月5日,赵之谦所作《纨扇书画》(四屏立轴)亮相北京匡时秋拍,以1840万元的价格落槌;

△赵之谦《纨扇书画》(四屏立轴),成交价1840万元

回顾二:2016年5月15日,元代画家刘贯道的《纨扇册页》(六帧)在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拍出3450万元天价;

△刘贯道《纨扇册页》(六帧),成交价3450万元

回顾三:2017年12月8日,保利华谊2017上海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拍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吴彬、陈焕、陆治、魏之克、王綦、姚允在等人的《明人金扇集册》(十二开),最后以5071.5万元的价格成交。

△明人金扇集册(十二开),成交价5071.5万元

书画收藏界有一条不成文说法:“一手卷,二册页,三中堂,四条屏,五楹联,六扇面。”在书画作品以面积为单位估价的前提下,扇面这种相对小巧的物件,长期以来都处于边缘地带。虽然偶尔也有价高者突出重围,但眼下整体市场依然低迷,这从上述不同时期的名家扇面拍卖数据即可见一斑。

吴湖帆山水扇面作品《溪居清旷》,咫尺之中有乾坤【本站藏品】

书画鉴藏家姚悦长期以来都在关注扇面行情的变化,他说在当下的市场上,对扇面的价值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与中堂、对联等其他书画样式相比,扇面毕竟是附着在扇子上主要供使用、把玩的书画作品,在艺术上属于小品;一般的扇面尺幅都很小,画面相对简单;同时,书画家们因考虑到它在使用中会磨损丢失,很多时候不会精心创作,应酬之作偏多;再者因是使用品,存世数量大,珍稀度低,因此扇面的价值较低。受这种观点影响,目前市场上的部分扇面价格确实比较偏低。

启功恩师吴镜汀山水扇面作品【本站藏品】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书写描绘扇面难度较大,折扇扇面上宽下窄,形式特殊,章法极难布置,艺术家在命笔之时须考虑如何在这种特定的空间范围中安排画面,展示技法,使画面疏密聚散有序,化有限为无限,创造出富有魅力的形象和意境;其次是折扇纸面油滑,用笔易甜熟,渲染易污浊,着色易模糊,下笔落墨要求简洁明快,还要克服折痕凹凸不平的困难,这样画出来的作品更显功力,因此扇面的价值较高。受这种观点影响,目前一些拍卖会上的名家扇面价格也不菲,按单位面积计算甚至已大大超过了同类题材的大幅作品。

清末名家顾麟士山水扇面作品【本站藏品】

姚悦认为,扇面档次与材质和书画者名气大小密切相关。也就是说,既然花高价买了上佳扇面,一般来说不可能找不入流的画家来画;名家见了材质低劣的扇面,也不乐意往上画。加之扇子已基本退出实用领域,所以在评价扇面书画艺术的标准时,应与评价其他书画格式的标准完全相同,好就是好,画得好就应卖得好。

郑午昌山水扇面《山居秋意》,笔墨精到,神韵悠扬!【本站藏品】

眼下当代名家的书法、绘画折扇,都在三五万元左右,但业内人士认为其价值洼地还是存在的。一些名头不太响的书画家由于还不被市场充分认识,因此他们的折扇也就在万元左右一把,有的甚至只要三五千元。因此,有意收藏折扇的爱好者不妨进行系统性收藏,注重精品,讲究专题性,比如将某个艺术家作品尽量收集齐全,这样将会取得不错的收藏投资效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扇面丹青 文气十足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