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月作品《乡土情》欣赏

山川悠远,林木葱茏,无论规模还是气势,此件《乡土情》都堪称关山月先生同类题材中的巨制。正所谓“撷自然之壮美,融自我之激情”,从中我们得赏关山月笔下葱茏秀润的岭南风物。“关山月的所有作品都充满了对这片土地,对这片山河的眷恋”,莫不如斯。有论者谓,关山月以画梅花闻名于世,然其晚年所绘的榕,凝练的情感却比梅更为真挚。

关山月作品《乡土情》95×181cm

关山月作品《乡土情》95×181cm

此幅《乡土情》中巨榕从笔法见,更为突出关山月艺术的个人特征,在虬干榕须中,关老特别强调了运线的节奏与律动,将西画的空间、体积与国画的皴擦、点染融入了紧凑而灵巧的笔墨变化中。在突出笔墨、线条的节奏自律性的同时,又强调了写实主义语言的再现功能,将印象中的家乡风物,如电影画面一般放映在画纸之上。笔多变化无常定,法少随和自运营,关山月常自傲于被世人目作“笔未定型”的艺术家。关老作画避讳“娴熟”,以为过于“一气呵成”的状态会使笔墨丧失内在的生命力。所谓“着手不宜一味熟,称心还带三分生”,观此《乡土情》,我们感叹在此图上能读出一如初学画者对待笔墨单纯而真挚的运营,无半分“信手拈来”的俗魅之态。所不同的,只是此时的关老已经能在“生”、“涩”之上体现出“完满”与“和谐”。而这一点在他晚年怀乡题材中的表现最为真切。

故乡没有年轻时壮怀激烈的拼搏印记,也没有功成名就后的繁华与喧嚣。但是,故乡是港湾,是桃源,故乡,是叶落归根的地方。《乡土情》创作于1999年,已经是八十七岁高龄的关山月触新春辞旧之景,怀故土家园旧梦。故乡阳江,是关山月一生都梦萦神牵的地方,关山月曾制印“漠阳关山月”,徐悲鸿亦曾称关山月为“红棉巨榕乡人”。对岭南这片家乡、故土的深深热爱,伴随着每一次的钤印,深深镌刻在关山月的艺术生命中。几十年来,关山月就是把浓浓的乡情糅进了郁郁的榕荫里,创作出多件以榕树为题的名作。关老笔下的巨榕,正是那福荫恩蔽的故乡情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关山月作品《乡土情》欣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