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自叹不如溥心畲!

溥心畲则走上另一条传奇的艺术之路,他幼年便能习诗作文,他精通国学、洋文、天文、地理、数学,骑马射箭,一身惊世才华。他赴法国留学,取得了天文学、生物学两个博士学位。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满腹才华的溥心畲却无用武之地。从小接受正统教育的他,虽然喜欢画画,却认为那是文人雅趣,非人生报国之正事,他空怀一腔治学抱负。

溥心畬 《秋色斜阳》

▲ 溥心畬 《秋色斜阳》

他寄情于书画,没向任何老师学习绘画,却利用业余时间,自学成才。并一举成为与张大千齐名的大画家。他举办画展,声名大噪,震惊画界。被评”出手惊人,俨然马夏”。

还被称“南张北溥”,而这一说法,却遭张大千反对,张大千自叹不如溥心畲。宋美龄也曾一心想拜师溥心畲学画,却遭溥心畲婉辞拒绝。连名家谢稚柳、齐白石之辈,也纷纷推崇这位皇室后裔。谢稚柳认为他是继王维、苏轼等之后,唯一诗书画三绝的牛人。

他的山水画,线条多挺直,刚中带韧,下笔重、而着墨轻,墨色隽秀清雅。画面透出浓郁的文人雅气,意境幽远、安静、恬淡、轻柔,充满了一股魏晋名士的淡逸超脱之风。溥心畲的学识涵养和精神气质,就是专为中国的文人画而准备的。结合自身修养和气质,他将文人画的“精气神”发挥到极致。

如此天纵之才,又是王室贵族,本该大展抱负、扭转乾坤,谁料生不逢时,遭遇帝国倾塌,国破家亡,一生颠沛流离……

▲ 溥心畲 · 花卉图(四帧)

1927年,他曾被邀请赴日讲学,被聘为京都帝国大学教授。他游历日本名山,画下诸多山水杰作,惊艳画坛。被画界公认为“北宗山水第一人”。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让溥仪,当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溥仪盛邀溥心畲为“朝廷”效力。溥心畲当即拒绝,勃然大怒。他痛骂溥仪,并写下:九庙不立,宗社不续,祭非其鬼,奉非其朔。

他一身的文人傲骨,日本关东军官也曾向他重金求画,多次请求,他皆断然拒绝。

1949年后,他逃到台湾,与张大千、黄君璧共称为“渡海三家”。溥心畲被认为在“渡海三家”中,诗书画造诣皆第一,无人匹敌。这个满腹经纶的旧王孙,尽管文人画的造诣已达罕见地步。他却根本不承认自己是个画家,他一腔热血,却壮志难酬。

▲ 溥心畲 · 花鸟图

倒掉的清王朝,没落的中国文人画,疏林烟渐远,江河之水一去不返。凭溥心畲一人之力,何以挽救?在这个社会变革、文化更替的年代,徐悲鸿、张大千之名流都在锐意革新,只有这个旧王孙却坚守文人画传统。

他说自己是大清遗民,面对国破家亡,命运浮沉,内心该是何等孤独与悲戚?他的惊世才华,在时代变革的巨大洪流中,被淹没得无声无息。于1963年,病逝于台湾。直到90年代以后,这个尘封在历史尘埃里的旧王孙,终因其大量的遗世杰作,成了艺术品市场上的热门。然而直到今天,他却依然是国内官方学术平台和博物馆漠视的冷门。

2013年,他的一幅山水长卷,以1552万元的价格在上海拍卖成交,才逐渐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延续一千三百多年的中国文人画历史,在这个满清王孙身上,绽放出了最后一缕惊世光辉,划上了一个完美句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张大千自叹不如溥心畲!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