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艺术,叫留白!

有一种艺术,叫留白!留白是以“空白”为载体进而渲染出美的意境。进而渲染出美的意境的艺术,极具中国美学特征。诗文有意在言外;音乐有弦外之音;戏曲中有虚拟动作;绘画中有计白当黑……

中国画留白

中国画留白讲究“画鱼不画水”、“画山不画云”,三笔两画,神韵皆出,简洁干净,下笔如神。达到“沉默是金”、“以少胜多”、“无声胜有声”的妙处。看一幅画,看它的留白,可以看出主人胸中的丘壑,境界的高下。恰是未曾着墨处,烟波浩渺满目前,以无胜有,以少胜多。

▲ 南宋时代的禅僧画家 牧溪《莲鸟图》

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一舟,一渔翁,无水。读来烟波浩渺;清八大山人,石涛的画,大部分是空白,空灵虚幽,如散僧入圣;板桥画竹,稀稀落落几笔,风骨顿出;齐白石画虾,虾透明,无水,满纸水汽淋漓;徐悲鸿画马,马蹄飞驰,满屏风的速度。这都是留白的效果,说了,但不说透,任你去遐想。

▲ 马远《寒江独钓》

▲ 八大山人 游鱼图

▲ 清 石涛 松风涧水图

▲ 郑板桥 墨竹

▲ 齐白石 虾

▲ 徐悲鸿 马

▲ 吴作人 金鱼

▲ 吴冠中作品

书法留白

书法也讲究留白,虚与实,缓与急,轻与重,浓与淡,刚与柔,走与停,沉着与痛快,飘逸与厚重……矛盾着,对立着,统一着,和谐着。

▲ 黄庭坚草书《 廉颇蔺相如传》局部

▲ 王献之《中秋帖》

▲ 董其昌《行书七绝诗轴》

▲ 王铎

▲ 文徵明《前赤壁赋》

篆刻留白

金石治印,讲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计白当墨,奇趣乃出”。齐白石的镌刻,大气纵横,酣畅淋漓。汉代的镌刻,古拙质朴,又不失灵动。布局,要疏密兼有,古朴厚重与飘逸灵动兼得,方为上品。过于均衡,则死板;过疏,则散;过密,则堵;要如经营山水园林一般,纳天地万象于方寸之间。

▲ 字亭吾号心盦(王孝煃刻)

▲ 随安室(溥侗撰写边款、何墨刻印、黄少牧刻边款)

▲ 安处斋(黄少牧刻)

▲ 孙文之印(彭丕昕刻)

书画印的留白,讲究巧拙相生,于无为处有为。譬如一大片旷野中,猛然一座奇峰,拔地而起,叫人惊艳,平中见奇。又譬如奇峰迭起,高山顶上,突然一个天湖,明净,澄澈。见了,叫人激动得忍不住掉下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有一种艺术,叫留白!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