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稚柳等文物鉴定界七位大神,至今无人超越!

1983年6月,国家文物局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由七位老先生领衔正式组成“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普查、鉴定全国各地文博单位所藏书画。如此阵容,无论从规模或实力上来说,都堪称近几百年来最具分量的书画鉴定组,成员均是全国一流的书画鉴定专家,又各有专攻术业。

国家文物局七人鉴定组合影。

左起:谢辰生、刘九庵、杨仁恺、谢稚柳、启功、徐邦达、傅熹年。任何一个名字,都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界的重量级人物。

当时的专家组平均年龄超过66岁,他们用自己的双脚踏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从1983年到1990年,历时8年,小组行程数万里,遍及25个省、市、自治区,121个市县,208个书画收藏单位及部分私人收藏。

每天平均鉴定120件作品,共过目书画作品61596件,制作资料卡片34718份,对中国大陆保存的古代书画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摸家底”。

长达八年的巡回鉴定后,他们留下一部心血之作——24册《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后简称《图目》)。

《图目》凝结了中国古代书画一线鉴定专家的心血,此后成为研究中国古代书画重要的参考资料,也是古代书画鉴定的重要指导图册,称得上是一部“当代石渠宝笈”。

在此之前,关于中国传统画学书学的著录数量虽庞大,但大多因历史局限、个人经验等具有感性色彩,更大的技术硬伤是缺少图像与描述文字相对应,从这一角度来说,《图目》的历史意义显而易见。

无论是规模还是质量,《图目》涵盖的国内现存古代书画作品,大大超越了宋代和清代的典籍整理,自然成为各大博物馆与收藏者备查的资料库,作为按图索骥的权威参考。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成员中,尤以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五位大师成就和贡献最多,出于对五位大师的尊重,后人将五位大师合称为“五老”。

谢稚柳(1910-1997)书画家、鉴定家

谢稚柳一生所结交的人物都是书画界和鉴定界名流,除张大千外,还有吴湖帆、张伯驹、章士钊、于右任、沈尹默、徐悲鸿、容庚、商承祚、于非闇等。国家文物局在20世纪60年代、80年代曾先后两次组织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谢稚柳都是其中的重要角色之一。

谢稚柳作品欣赏:

谢稚柳 1937年作 榴花蜜蜂

▲ 谢稚柳 1937年作 榴花蜜蜂

▲ 谢稚柳 1946年作 读书秋树根

▲ 谢稚柳 1950年作 青山红树图

▲ 谢稚柳 1973年作 荷花

▲ 谢稚柳 1978年作 芙蓉小鸟

▲ 谢稚柳 1981年作 夏山图

▲ 谢稚柳 1984年作 秋山红叶

启功(1912-2005)书法大家,皇族后裔。平生用力最勤、功效最显的事业之一就是书画鉴定。启功26岁便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从事故宫文献馆审稿及文物鉴定工作。40岁便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故宫博物院顾问。

启功作品欣赏:

▲ 启功画竹

▲ 行书 唐人雁塔题句

▲ 行书 临国香图因题

▲ 楷书 七言联(青山城郭红泉磴 黄绢才华绿绮琴)

徐邦达(1911-2012)被称为“国眼”,是艺术史论界“鉴定学派”的宗师之一。“故宫学派”的巨擘。

徐邦达将传统鉴定方法与现代考古学手段相结合,为书画鉴定建立了可传授的研究方法和学术理论,海内外奉其为“华夏辨画第一人”。

徐邦达作品欣赏:

▲ 摹陈老莲仕女图

▲ 临新罗山人花鸟

▲ 竹解心虚是我师(徐邦达、徐书城父子合作)

▲ 徐邦达 行书《王渔洋词》

杨仁恺(1915-2008)书法家、鉴定家

20世纪40年代起就与文化界、艺术界名流张伯驹、徐石雪、陈半丁、邓拓等人交往密切,志同道合,披览历代藏品,交流鉴定心得。曾任东北博物馆研究员、辽宁省博物馆副馆长、辽宁省博物馆终身名誉馆长等职。默默地耕耘六十载,贡献卓绝,居功至伟,堪称彪炳一代的鉴定宗师。

杨仁恺作品欣赏:

▲ 杨仁恺 鸡年大吉

▲ 杨仁恺 书法

▲ 杨仁恺 书法

刘九庵(1915-1999)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书画鉴定专家。

刘九庵自20世纪50年代就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院工作,一直置身于古代书画的整理、鉴定、编档、收购、陈列、研究之中,是书画鉴定界除谢稚柳之外资历最老的。

刘九庵作品欣赏:

▲ 刘九庵 书法

曾经代表着中国书画鉴定权威的先生们皆归道山,一个时代就这样过去了。像80年代那样规模的一流专家鉴定组的盛况,今后可能亦不会再有。好在这些古代书画依然如故,我们与它们的每一次遇见,都是人生中一次珍贵的所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谢稚柳等文物鉴定界七位大神,至今无人超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