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涛真品、赝品知几何?

王雪涛作品本应是一线大家的水准,但在如今的市场上只能算“二线画家的尾巴、三线画家的头”。究其原因,当然与后人的宣传有一定关系,另一个不可回避的因素即是王雪涛画作也是假画泛滥的“重灾区”。正如齐白石作品一样,越是人们喜爱的名家名作,造假的越多。因此,王雪涛绘画的辨伪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 王雪涛作品《蔬果草虫图》,3尺【本站藏品】

牡丹的花瓣与花蕊:

近现代书画收藏家尚学东谈得比较细致:“王雪涛画牡丹喜欢用洋红调白粉来画,颜色与白粉有一定的融合,花蕊是中黄而不是藤黄,这在他的纪录片中有很详细的描述,花瓣画得极深入又很有层次。很多造假者因为不熟悉程序,搞得很机械,用笔少了层次就没了,用笔多了又很腻。

很多造假者不知道,王雪涛的牡丹不仅用洋红,还有一定比例的曙红和胭脂,特别是花瓣的暗面,因此,颜色极其沉稳。更难的是,颜色的叠加保持了一定的厚度。很多伪作只敢薄薄地画一层,一旦画厚了,就会露马脚。这种厚而不腻、沉稳且艳丽的表现法是作伪者最难攻克的技术。

王雪涛勾叶筋完全不同于齐白石和吴昌硕,后两者更多的是篆书笔法,而王氏则更接近于行草书的笔法,不是一勾到底而是笔断意连,点到为止,并且用来“醒线”的复笔很多,显得轻盈活泼,很接近自然中枝叶的状态,这一点也尤为重要。”

禽鸟:

王雪涛的禽鸟在造型上受清代的华喦和任伯年影响很大,他们二人在鸟类的造型上水平是数一数二的。王雪涛很好地继承了二人的优点,非常善于画动态中的鸟类,这要求画家对鸟类的生理结构和运动规律非常了解,这也是他的优势。很多造假者画个静态的八哥蹲在树枝上还可以,只要一画动的就露怯了,市面上的假画多是静态的。

“在用笔用墨方面,王雪涛画的八哥等禽类很见笔,几笔下去,形就出来了,再用小碎笔小心收拾,形的处理是圆中带方,特别是头、颈、肩、背的衔接关系十分肯定利索。市面上的假画主要分成两类,一是用淡墨堆出来的,软塌塌、圆乎乎的一大片,干笔和湿墨没有过渡,这种仿品比较低级;还有一种比较高级的,用笔肯定,干湿适宜,也比较灵动,但缺乏对禽鸟羽毛质感的描绘,就会那么几下子,也很熟练,很多补笔不敢加,一加就腻了,而这恰恰是王雪涛厉害的地方,也正是他的画贴近自然、贴近生活的妙处。”

“他画的公鸡、鹰、鸭等中型禽鸟,在表现身体时喜欢加入一定的胶,水多时产生出通透而整体的效果,很多伪作常常用小笔去堆砌,与真品效果差距很大。”尚学东补充说。

款识:

想通过款识来分辨真假王雪涛的画并不容易。他的画不像齐白石、李可染等人题写长跋或长诗,或是缀上“某某君嘱”、“某某先生正”之类的用语,基本上就是创作时间、创作地点和署名,画面透露的信息量小,这就增加了鉴赏难度。但他的属款与画面的用笔是极其统一的。

著名鉴定家张津才谈到王雪涛时,很肯定地说:“近现代花鸟画,王雪涛首屈一指,而且文才也特别好,四十多时,几乎每画一诗。只不过打成右派以后,多用穷款避免是非。”

王雪涛的入室弟子徐健就曾谈到:“题款和用印,雪涛先生自57年打成右派后题字很少,但位置从整个构图上看又是最恰当不过了,而且字体的结构,也与画面融为一体。简单的看,光‘雪涛’两字就能看出大概是何年代。雪老也自己打趣说:‘我的落款涛里面寸字的勾越长,越晚。’雪涛恩师是八十岁去世的,但在七十五时有一幅画却题成八十五,当时老师就算是八十五岁画的吧,就没有改。哪位收藏家见到这幅画千万别让年龄捉弄了。”

王雪涛常用的一些印都是齐白石、陈半丁、贺孔才刻的,特别对齐白石所刻的几方情有独钟,如“老雪”、“千秋”、“瓦壶斋”等。

王森然曾说过,王雪涛在小写意草虫的成就超过齐白石,并认为雪涛先生在中国画用色方面可谓首屈一指,如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本站藏品,王雪涛作品《蔬果草虫图》,是真是假,欢迎大家讨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王雪涛真品、赝品知几何?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