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鲁馆级藏品《陕北金秋》,史诗般经典力作

石鲁(1919~1982)先生是我国20世纪最杰出的艺术大师之一,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他一生笔耕不缀,在诗、书、画、印各个领域都有所建树,独创一格。这种独特的创作手法使他成为了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上最具反传统色彩的一代大师。他的艺术成就超群,他的人生经历坎坷。下面精选呈献石鲁1978年作丈二巨幅山水画《陕北金秋》。145×360cm。老装老裱设色纸本。手机拍照,图片未经任何艺术处理。

△石鲁《陕北金秋》145×360cm

【题识】陕北金秋。戌午年秋月,石鲁画于长安。

【钤印】石鲁。

△石鲁《陕北金秋》局部 – 1

△石鲁《陕北金秋》局部 -2

△石鲁《陕北金秋》局部 – 3

△石鲁《陕北金秋》局部 – 4

△石鲁《陕北金秋》局部 – 5

艺术是精神产品,一定要给人精神上的东西,画不能给你吃给你穿,但给观众精神上的满足。因此画家自己精神境界不高是不成的。—— 石鲁

二十世纪40年代石鲁在延安的工作经历,此时的石鲁是一位充满理想的美术工作者,在延安他做了很多版画创作,还接触了油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延安岁月对他的艺术发展也提供了持续的吸引力和力量。二十世纪50年代,石鲁有一个很特殊的经历,他作为国际博览会中国馆总体设计者,到了埃及和印度。走出国门后的石鲁发现,要想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立足,首先要坚守自己的民族艺术传统,由此他开始修正早期艺术中强调以西画改造中国画的观念,开始向传统吸取营养。

1960年代石鲁提出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也成为后来“长安画派”的指导思想,“长安画派”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在北方诞生的画派,以西北的自然风味和人情为载体,将浪漫主义和阳刚的雄伟美学相结合,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代表画派之一。

到了1970年代,虽然身处特殊年代,但石鲁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虽然没有再创作大型主题创作,但他的风格和笔墨却非常精到,特别在结合了书法、金石入画后,达到了艺术上自然畅神的阶段。他进入了自己的“画语录”,尤其能表现自己的特点,而且晚年他也经常强调自己的艺术是“艺为人民”,尤其在去世前,他依旧认为,要为人民创作。

石鲁一生的创作生涯也颇具传奇色彩,“为画而生活则画死,为生活而画则画活”是他一贯秉承的创作理念。解放初期石鲁曾受邀担任中国美协秘书长,有机会去北京。正是出于对大西北革命圣地的深厚情感,石鲁毅然放弃进京。石鲁一生重要作品,其创作素材很多都来自于在延安的经历,本站藏品《陕北金秋》亦如是,寄寓着石鲁对黄土高原和陕北风情那段革命历史的深情回忆。《陕北金秋》必将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它所彰显的磅礴气势和民族情怀给后人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是幅《陕北金秋》作于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是年石鲁59岁。11月21日,陕西省委审干领导小组正式行文,作出”予以彻底平反,恢复名誉”的审查结论。十一届三中全会也顺利召开。《陕北金秋》表达了画家重获自由后的振奋心情,在摆脱精神肉体双重摧残后,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与向往。“文革”期间的折磨,使石鲁两度经历了发疯、逃跑、流浪……炼狱般的十四年(文革10年以及文革前后各2年)时光让他精神分裂、癫狂避世,却也让他涅盘重生,奇迹般地迎来了艺术生命的巅峰。古拙生涩的笔触,大胆豪放的力线,在其腕下纵横恣肆,天马行空。

这件《陕北金秋》,描写了陕北黄土高原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用笔墨细致的皴擦点染(石鲁皴:本文不做展开)和浓墨兼大量丹砂色晕染出高耸山峰及近景树木,突显了陕北的巍巍高山。画作描绘出了一个无比宏大的场景,高山、瀑布、窑洞、近景处的新式民居及肩扛着工具正欲外出劳作的人民群众,这一切构图安排巧妙,意境深远,给观者留下无限遐想。画中的老式窑洞及右下角的新式民居形成鲜明对比,即反应了晚年石鲁对延安火红年代的美好回忆,又反应了平反后对现在美好生活的肯定与期待。

左上方落款书法笔力刚硬,用逆笔侧锋,如斧凿砍出,不拘一格,敢于创造,奇崛刚硬,不为书写而书写,借书表意,有感而发,有感而书,真正书为心画。石鲁曾言,中国画的核心诉求不是主题,而是意境。从创作于1959年奠定了石鲁在美术界的地位的经典力作《转战陕北》到文革后的丈二巨制《陕北金秋》无不充分诠释了石鲁的创作理念、创作热情及贯穿其一生的革命精神。尤其是《陕北金秋》作于身心遭到残害后接近人生终点的时刻,平反后迎来新生活的第一年且身体刚刚恢复健康的短暂时间内,石鲁非但无任何怨言,反而更加热爱我们的党,我们的人民,履行着自己“艺为人民”的终生信条和就像今天习总书记所言的那样「有一颗为党为人民矢志奋斗的心」。欣赏是幅画作,犹如再读石鲁经典作品《转战陕北》,使我们重温那段艰苦卓绝的光辉历程,可以进一步弘扬延安精神,坚定理想信念。

石鲁无疑是从延安走来的革命艺术家中对当代中国书画艺术以至中国美术界影响最大最深的一位。而从历史的角度看,新中国已经走过的半个多世纪里,书画家中能与历朝历代开宗立派的先贤们相提并论而毫无愧色的,也当首推石鲁。石鲁曾言:「如无感情,画的再精也只不过是完成照相机的任务」。《陕北金秋》即是石鲁情感被压抑了十四年获得解放后的一次爆发,又是石鲁红色经典的延续,又是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巅峰之作,亦是石鲁晚年最后一幅史诗般的经典力作,必将与《转战陕北》一样,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的经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石鲁馆级藏品《陕北金秋》,史诗般经典力作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