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俨少丈二巨作《庐山香炉峰》,典型陆家山水

核心提示:作为近现代中国山水画代表的陆俨少(1909~1993)先生,以他独具个人面貌的“陆家山水”而广为世人所知,在承继传统,外师造化的基础上,开创发展了传统山水画中“勾云、画水、留白、墨块”等笔墨表现技法。他曾执教中国美院,为中国美院树立了重视传统的山水画教学体系,影响至今。下面精选呈献陆俨少1981年作丈二匹山水画《庐山香炉峰》。145×405cm。老装老裱。手机拍照,图片未经任何艺术处理。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145×405cm

【题识】香炉紫烟灭,瀑布落太空。辛酉秋陆俨少。

【钤印】嘉定、俨少书画

【宋文治边跋】陆俨少道兄晚年之佳品,常以焦墨为之,苍茫樸厚,用笔兼工带写,枉尽其美,大家之笔法,嘆为觀之,可稱逸品也。娄江文治敬题

【启功边跋】雲委山弥峻,秋深树未黄。儼翁吾所敬,画笔最清蒼。启功题赞。

【注】题识出自李白诗 《留别金陵诸公》。大意为:银河瀑布落下太空,也许把香炉峰紫烟熄灭。因此命名此作为《庐山香炉峰》

终年紫烟笼罩难以辨认的香炉峰承载并演绎着几千年的历史,不变的是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云雾缭绕。峰脚下废兴衰盛的几千年,成就了香炉峰隐逸、神秘莫测的人文。吸引了无数僧道前来传佛、布道,文人墨客前来隐居、修身养性。李白与九江有着很深的情缘,他来过庐山五次,共居住时间两年有余,作诗二十多首。816年秋,白居易游庐山,独爱香炉峰下一处胜景,便在那里修筑一草堂。

1980年夏,陆俨少夫妇与刘旦宅夫妇同游庐山。循山麓至香炉峰观瀑,仰眺五老峰,惟白居易庐山草堂遗址寻而未见。无数画家都曾描绘过因其秀美景色而闻名于天下的庐山。陆俨少亦多次以李白诗意入画来描绘庐山。陆俨少曾说:「我外出游历……只用眼睛看……要得山川神气,并记在胸。」本幅《庐山香炉峰》当为并记在胸后作之。当然近景处工笔细写的茅屋当为白居易的庐山草堂,以弥补以前寻而未见的遗憾,堪为神来之笔。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局部 – 1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局部 – 2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局部 – 3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局部 – 4

△陆俨少《庐山香炉峰》局部 – 5

陆俨少作为当代中国画坛不可多得的山水画艺术大师,以其深厚的功力,博学的才识,非凡的创造力,开创了当代山水画独树一帜的艺术风貌,登上了山水画艺术的又一峰巅。读陆俨少的山水画,常给人一种清新隽永、古拙奇峭的感觉。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审美情趣,自有一种郁勃之气回荡其间,散发着行云流水般的意气,近视远看均有别具一格且引人入胜的景象。尤其是独创的风貌,神奇的笔墨,灵变的意韵,散发着文人气息的高品位的艺术,具有一种引人入胜的美感。

是幅山水画作于1981年,陆俨少73岁。同年,五月去香港举办个人画展,并出版《陆俨少画集》。九月去北京参加中国画研究院成立并任院委。1981年4月,启功先生为此画集出版题诗云:“云委山弥峻,秋深树未黄。俨翁吾所敬,画笔最清苍。”启功先生为《陆俨少画集》的题诗与为本藏品所作的边跋完全一样,可见此《庐山香炉峰》为陆俨少难的一见的晚年之佳品巨制,正如宋文治边跋中所言的那样:“……嘆为觀之,可稱逸品也。”

此幅《庐山香炉峰》最具陆俨少作品的代表性,作者不局限于一家之法,而是“必备多种手法”。画面既有范宽、李唐皴法之雄,又有马夏大斧劈皴之爽利,还有元人笔意的秀润灵动。《庐山香炉峰》作于陆俨少“七十变法”之后,其突出特点是“留白”、“墨块”与“勾云勾水”结合,创造了自己独有的艺术语言。作品横向构图,画中重岩迭嶂,云气蒸腾,跌宕缥缈,虚实相济。云上成巍峨峰顶,云下则枝叶繁盛,峭石如林。一径清溪旁,山竹、野花兀自盛放,老者幽坐于草堂榻上,好一派天人合一的意境。此作笔力纵放恣肆,又不失荒率老辣,有浑然天成的境界。一叶孤舟,回旋于激流间,撼人心魄。飞动的流云穿插在似铁如钢的峻岭崇山之中,生动丰富。以七十三岁高龄创作此巨幅,却绝无迟疑,一气呵成。其一生技法,均体现其中!

如此大画,存世无几。险峰雄峙,飞云迴绕,虬枝咬崖,画面的大气势,大雄伟,是无法想象出于一个老翁之手,如无激情,怎能画出。山峦石壁,有古人之意,而又完全是陆家的风貌。此幅《庐山香炉峰》是陆俨少先生晚年绘画风格极成熟、绘画造诣极精湛时期的一幅佳作,也是同一题材中极为精彩的一幅不凡之大作。陆俨少以扎实的功力,深厚的学养,创新的精神,融汇变通,创造出了为世人所称道的“陆家山水”,被李可染称为“画到了自由王国的境界”。他与李可染并称为“北李南陆”,代表了中国山水画在当代的最高成就,然以传统的笔墨意蕴审视,其成就显然在李之上。陆俨少成为当代中国画坛不可多得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一代宗师。如今陆俨少的山水画已成为传统艺术品鉴赏和收藏重要对象,当之无愧!

陆俨少在艺术史上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他个人达到的艺术高度,还在于他引领了南宗正脉在20世纪晚期的复兴,这为美术界重新树立起重视传统、关注绘画本身的风气,影响深远。另外,在拍卖市场中,大即是贵一直是颠扑不破的规则,因为从古至今艺术家在面对大尺幅创作时往往会竭尽全力,试图最充分地展现他们的能力和企图心,因而也留下一定量的大尺幅名作。但大多在文博单位保存,能在市场上流通的丈二巨作则少之又少。此次这幅陆俨少巨作惊现于市场,实乃收藏界之幸也!

至今为止,陆俨少也仅有3幅大画上拍。早在2004年12月,其1982年作《巫峡清秋》(190×485cm)就以1980万的高价成交;2017年7月,其1977年作《大井新貌》(142×366cm)以3461万的高价成交;2018年6月,其1977年作《罗浮新颜》(141.5×368cm)以7130万的高价成交,成为陆俨少目前的拍卖纪录。那么本幅《庐山香炉峰》能否成为陆俨少新的拍卖纪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陆俨少丈二巨作《庐山香炉峰》,典型陆家山水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