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丈六巨制花鸟画,首度面世

吴昌硕(1844~1927)的艺术创作,无论书法、绘画、篆刻,在近现代艺坛都称得上是一代宗师。在绘画方面,继承发扬了虚谷、赵之谦的海派风格,开辟了大写意花鸟画的一代新风,称得上是近现代艺坛第一人,其艺术风格亦影响深远。下面从本人藏品中甄选诚献吴昌硕1919年作丈六巨制花鸟画,以飨藏家。非专业拍照,图片未经任何艺术处理。

【题识】梅溪水平桥,乌山睡初醒。月明乱峰西,有客泛孤艇。除却数卷书,才尽载梅华。己未岁十一月。安吉吴昌硕。年七十又六。

【钤印】苍石(朱文)、吴俊卿(白文)

吴昌硕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齐名并称为清末海派四大家。吴昌硕的艺术别辟蹊径、贵于创造,最擅长写意花卉,他以书法入画,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以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敦厚老辣,风格纵横恣肆,气异常雄强,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画面用色对比强烈,对后世影响很大。

纵观吴昌硕传世画作,初始于梅花,然后四君子、折枝花卉、山水、人物、飞禽、走兽等等,无不入画。其创作力之强于历代画家中亦屈指可数。此巨制作于海派巨擘吴昌硕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的1919年,无论从构图、笔触、敷色以及用墨,皆可居于缶翁晚年代表之作。以吴昌硕平日最为精擅之常绘花卉入画。画中分别描绘了梅、兰、竹、菊四君子外,还有松柏、芙蓉、五色牡丹和水仙。缶老写此巨构时已近八旬高龄,虽年岁已高,但全幅一气呵成,丝毫无颓唐衰疲之态,笔墨畅顺无滞,笔随意转,状物传神,得诸天然,尽去熟惯所易生的雕饰是意。

纵观画作,梅花,点簇疏密有致,颇具韵味;兰花以没骨法为之,高洁典雅;竹枝交错穿插,揖让有度,竹叶浓淡分明,乱而有序;菊花自然豪放,清逸高雅,生机酣畅,给人以凝重、厚朴的美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画中红梅和墨梅。吴昌硕一生酷爱梅花,生前种梅、赏梅、画梅、咏梅,死后葬于超山梅林。他的诗和画中,以梅花为主题的占了近三分之一。此画中题识即是为赞美梅花所作的诗句,也曾在其作品中作为题画诗多次题写。

画中配以五处顽石,以大笔挥扫,写意而不求形似,浑朴如太古不雕。吴昌硕的写意花卉,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直从书画演画法」,以书入画,以印入画,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比之白阳更显磅礴,比之徐渭更厚重苍茫,比之八大显得烂漫,比之复堂更沉雄,比之赵之谦更老辣,从此幅花卉中可见一斑。如此巨制,所画虽然均为寻常之物,但因构思巧妙、用笔不凡而趣味横生,殊为难得,实为吴昌硕晚年绘画艺术的集大成者。

此帧丈六巨制花鸟画,以横幅构图布局取势,此种形制在缶老的作品中极为罕见,既极具古意又兼具现代形式感,更是吴昌硕存世最巨型的绘画作品。无论吴昌硕作品主要收藏官方机构还是私人收藏均未见相近规模之作品。从作品的尺寸上看,恐怕没有更大的作品了。因此,笔者有理由说这套作品是极为特别的吴昌硕巨制。如果说,吴昌硕是我国文人画的最后一个高峰,丈六巨制花鸟画应是这座高峰上最夺目的风景。如此精心大作,殊为难得,今有幸首次释出,识者当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吴昌硕丈六巨制花鸟画,首度面世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