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了林风眠,我们错过了100年!

林风眠1900年11月23日出生于广东梅县(古称嘉应州)白宫镇阁公岭村,家名绍琼,学名凤鸣,后改风眠。出生于贫农之家,幼时即喜爱绘画,中学时代,其习作极得老师梁伯聪的称赞,给他120分,而给其他学生最高只有80分。学生问梁伯聪为什么,梁伯聪说:“我的习作100分,林风眠的习作好过我,所以给120分,你们的比我差,只能得80分!”

林风眠故居

林风眠故居

林风眠1919年梅州中学毕业后,考入上海美术学院。1919年参加勤工俭学赴法留学。因其家境清贫,曾得到毛里求斯华侨团体旅毛林风眠集义会的资助。1921年入读法国迪戎(DIJON)国立美术学院学习西洋画。

1924 年 5 月,法国东部斯特拉斯堡举办中国美术展,正旅居法国的蔡元培作为嘉宾出席,他被林风眠的作品《摸索》深深吸引。是年,林风眠24岁。

林风眠书屋

林风眠书屋

《摸索》是林风眠游学德国时所作,这幅画仅花了一天时间一气呵成,“全幅布满古今伟人,个个相貌不特毕肖而且描绘其精神、品性人格皆隐藏于笔端”。《摸索》中所表现出的那种历代伟人探求人生真谛的精神,正和蔡元培“教育救国” 、“美育代宗教”的思想相吻合。画展闭幕后,蔡元培偕夫人周养浩去玫瑰公寓拜访林风眠,一起探讨了教育思想。

文革期间,林风眠曾坐过四年四个月牢,1972 年底在周恩来过问下,林风眠被释放,他不敢再画画,带着一身伤病,艰难生活。有一天,他忽然接到通知,说有位外宾要接见他。他便匆匆赶去,这位外宾竟是三十余年未见面的学生赵无极。

△林风眠《双美图》【本站藏品】

当年赵无极就读杭州艺专,生性叛逆,特别不喜欢必修的国画课,常从教室窗子跳出去逃课。在国画期终考试的试卷上,他涂了一个大墨团,落款“赵无极画石”,惹得国画教授潘天寿大发雷霆判他零分,他险些被强迫退学。

林风眠爱惜赵无极的天赋,坚决把他保了下来,在他毕业后还让他留校当助教。后来赵无极赴法国留学并定居,回国后当然是“外宾”了。众目之下,赵无极疾步奔到恩师面前,长跪不起,林风眠老泪纵横,俯下身来,师生抱头痛哭……

1925年冬回国后,林风眠看到当时中国的社会现状,深为艺术地位在中国之低下和社会民风之堕落感到痛心,他是抱着为“中国艺术界打开一条血路”的决心,接任了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长。

林风眠《琵琶仕女》【本站藏品】

林风眠是有明确教育目标的,他在《致全国艺术界书》中写道:“故在忝(tiǎn,谦辞,表示辱没他人,自己有愧)长北京国立艺术专门学校之初,即抱定一方致力在欧工作之续,一方致力改造艺术学校之决心,俾能集中艺术界的力量扶助多数的青年作家,共同奋斗,以求打破术上传统模仿的观念,使倾向于基础的练习及自由的创作:更以艺人团结之力,举办大规模之艺术展览会,以期实现社会艺术化的理想。”

他在《东西艺术之前途》中提出:“固相异而各有所长短,东西艺术之所以应沟通而调和”的艺术主张,为复兴东方艺术寻觅出一条可循之路。

林风眠力图从教育、理论、创作三方面推进美育和中国的艺术改造。他的创作灵感源自苦难的中国现实,呼唤人道主义,有浓厚的救世倾向,在画法风格上则倾向于表现主义,造型简约,大笔触粗线条,色调强烈而凝重。

蔡元培和林风眠都是“美育代宗教”教育理念的倡导者,林风眠更是实践者。林风眠试图通过“艺术革命”来实现他以“美育代宗教”、“艺术代宗教”的教育理想。

林风眠国画作品《持莲仕女》【本站藏品】

林风眠践行的“美育”包含了德育,是一种中西方教育融合的理念。中国传统儒家教育侧重德和行,他要融入西方人文价值观的教育元素,使中国教育既保持儒家之刚建,又能吸收西方人性向善的宗教理念。

林风眠“美育代替宗教”的教育理念和胡适“自由主义”的教育理念,对于时下中国是多么的重要啊。可惜,历史终究是历史,没有假设,也不可能重来。

虽然林风眠从事美术教育只有短短十几年,事实上在抗战爆发后,他便因各种原因淡出教育界。但在他教学思想、办学方针的影响下,从国立艺专走出了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苏天赐、席德进等人。这些艺术家今天的艺术成就,也证明了林风眠的教育思想与教学实践在中国艺术教育中的重要价值。

1991年8月,林风眠病逝香港。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木心在《双重悲悼》写道:“艺术家除了一己的抱负志愿要酬偿完成,他还得担当一份′象征性′,这是时代历史赋予的,但丁、歌德、贝多芬、达文西……他们担当的最大的′象征性′,而尚有中的、小的、乃至微型的,都得由上帝的选民来一一担当。”

木心认为,林风眠先生曾经是我们的‘象征性’的灵魂人物。这样的词语,木心从未用来形容五四后的任何一位画家。

熊培云教授说:“错过了胡适,中国错过了100年”。我也真想说——错过了林风眠,我们错过了100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错过了林风眠,我们错过了100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