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张大千造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大千的画作受人追捧,但人们对他本人的评价却毁誉参半,不尽相同。喜欢他的人如徐悲鸿,赞他是“天纵之才”,“五百年来第一人”。而不喜欢他的人如傅雷,则说他是“投机分子”,认为其作品“俗不可耐,趣味低级,仕女画尤其如此”。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

▲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拍卖成交价约1.35亿元

人们对张大千的评价之所以如此不同,与他一生中备受争议的假造古画事件有关。

张大千出生于四川内江一户衰落的官宦之家,其母曾友贞擅画工笔花鸟,他自小跟随母亲习字作画,悟性极高。20岁出头,张大千就先后拜著名的书法家曾熙与李瑞清为师。曾师好石涛,李师好八大山人,张大千因而常仿石涛作山水,效八大山人绘墨荷,甚得两位老师的赞赏。

此外,张大千还从李瑞清之弟处,学得不少仿制古画的方法,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张大千模仿功力超群,石涛、八大山人、董其昌、梁楷等人作品,他都能信手拈来,尤擅仿石涛,他称自己是“石涛再生”,就连傅雷也曾说他“一生最大本领是造假石涛”。

石涛原作《山窗研读图》

▲ 石涛原作《山窗研读图》

张大千不仅造假,还出售。

上海地皮大王程霖生以专收石涛作品称雄收藏界。一次古董商送来一幅石涛画作,索价万元,程霖生拿不定主意,请张大千鉴定。张大千说这是自己的伪作,劝他不要买,程霖生便把画退回。

没几天,古董商又到程府,说张大千看过此画后,愿出一万两千元购买。程霖生顿时觉得张大千是为了将这幅画据为己有,才骗他这是假画,于是马上高价收购。其实这幅画确实是张大千伪作,他和画商合伙使计骗了程霖生。

程霖生死后,张大千曾私下对好友说:“程霖生收藏的一百幅石涛画,七八都是我画的。”

张大千仿石涛《山窗研读图》

▲ 张大千仿石涛《山窗研读图》

仿作假画出售,并不是十分光彩的事,但张大千从不掩饰自己是作仿的高手,还常自曝伪作古人名画敲土豪竹杠。他造假,不仅仅是为了钱,更是为了挑战古人,挑战当时权威的鉴赏家。

在鉴定界,张大千的仿作一直是让人很头疼的问题。张大千仿作宋人的《睡猿图》还曾被鉴定大师吴湖帆收藏。在海外不少博物馆中,也收藏有不少张大千的仿作。

他的《石涛山水》和《梅清山水》等,曾骗过众多法眼,被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伦敦大英博物馆,后来才证实是张大千所画。还有很多至今仍未被鉴定出来,围绕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溪岸图》是否为张大千伪作,就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国际性辩论。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拍卖成交价为863万元

▲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拍卖成交价为863万元

张大千以假乱真的画技并非凭空而来。叶浅予曾说张大千“是所有中国画家中最勤奋的,把所有古人的画都临过不止十遍。”从明清上溯到隋唐,他逐一研究大师的作品,从临摹到仿作,进而到作伪,不断吸收前人绘画精髓。

张大千自己也曾讲过:“我张大千不是天才,也不信天才,这支笔下,有我几十年的功夫,我不是生来就会画画的,七分人事三分天,绝非乱说……很少有人肯像我这样下功夫就是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说张大千造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