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黄宾虹与赖少其

黄宾虹能有今天的影响,离不开两个人,一位是傅雷,另一位则是赖少其。赖少其(1915-2000)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画家、作家。上海作为赖少其在20世纪50年代曾耕耘与奉献过的地方,也是其艺术的启蒙地。

黄宾虹山水画 4尺【查看详情】

新中国成立之后,最早弘扬黄宾虹艺术的就是赖少其,他在主持华东和上海文化美术工作期间,以卓越的眼光,看到了黄宾虹先生的伟大,成为黄宾虹先生最早的知音之一。他主持了黄宾虹晚年的九十寿庆、画展,让其被授予人民画家的称号。在1980年代,黄宾虹的艺术价值被认识,并形成了黄宾虹热,成立黄宾虹研究会,赖少其先生被推举为首任会长。他一直发扬黄宾虹传统,深得黄宾虹的神髓。虽然学黄宾虹的人很多,但跟赖少其相比,至今还没有人能望其项背。赖少其的山水,笔墨很讲究,但感人至深的是真情、是革命老战士面对江山人事和历史现实的情怀。

△赖少其 1992年作 楚水吴山 83×75cm

赖少其先生到安徽工作之后,开始了“新黄山画派”的实践。新时期以来,他较多地投入到中国画的创作之中,他的山水画创新不只是在形式和笔墨上下工夫,更是寻找表达感情的最恰当的视觉形式。

特别是去世前几年的作品,以中学为体,大胆地融会西方印象派的色彩,活用西方现代构成形式,无法而发,天真烂漫,笔墨随心,雄奇磊落,清刚朴拙,光色灿烂。画中,那种凝聚的力量,那种生命的光焰,那种神秘的体验,那种强烈的精神性,那种在有意识和潜意识之间进入自由王国的境界,让人感到极度震撼。他的画不只是画,更是一种精神,一种与宇宙大化融为一体的精神,看他的画,会体验到自己所没有的阅历,感到陌生中的神秘引力,感到自己的渺小,就像站在《溪山行旅图》下的感受一样。

△赖少其花卉作品 52×38cm

赖先生不仅是近现代著名的国画家,而且也是英才早发的版画家,是鲁迅培养的近现代版画运动的闯将,鲁迅称赞他是“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在抗日战争年代,赖少其的版画是以革命精神改造旧世界的投枪和匕首;在新中国建设时期,他的版画和国画都是以对新中国的情感进行开拓创新的典范。“文革”前,他是开创民族风格鲜明的“新徽派版画”的领军人物。

晚年变法与早期版画关系紧密

赖少其先生的艺术起步于版画,研究他的版画可以看到,他的版画吸纳中西。在鲁迅先生的指导下,作品吸收西方版画的技法,表达对本土的人文关怀,对社会思潮、革命运动的一种关注。注重融合中西,是20世纪中国艺术和文化的大潮流,在这个潮流里,各有选择。现在中国画坛上最有成就的大艺术家,或多或少都受到西方的影响,包括齐白石,他说“假如我再年轻几年的话,我也会学油画”。黄宾虹早期也对西画很有研究。潘天寿早期写了画论,他说:“中国画也可以吸收西方的技巧,也可以吸收西画的东西。”

△赖少其 1980年作 高山深处有书声 96×44cm

赖少其先生也很关注西方的艺术,他对印象派的领悟,在他早期的版画里能看到。“丙寅变法”是集他一生在人生道路上酸甜苦辣的感受。我特别想强调一点,他的晚年变法和他的早期版画很有关系。实际上,早年的版画更符合艺术的本源,他晚期的创作是回归,这个回归是更高审美层的回归。他的艺术已经进入自由的境界。我觉得最重要的启发是,艺术家要关注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要研究客观自然,要“以我为主”,就是用心来体会,用心来接受客观的资源,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我们往往注重研究客观,而忘记主体,忘记自己的心源,忘记自己内心真切对客观元素的感受。

△赖少其书法作品

第二点,一个艺术家要成为大家必须有容纳古今中外的胸怀。赖少其先生对传统艺术的研究非常认真、细致、深入,他对现代艺术的研究,包括印象派的研究也很深入。他“丙寅变法”的时候不谈他法、你法、古法、今法,他不在乎这个。从他晚期的画看出,他青睐两位画家,一位是张庚。张庚说:“气韵有发于墨者,有发于笔者,有发于意者,有发于无意者。发于无意者为上,发于意者次之,发于笔者又次之”,就讲笔墨好,笔好,意好,这都好,但是一步步往上推,“无意”最好,赖少其先生达到自由的境界,无意之中画自己的心。另外一位是石涛。他不求古法,主张“我用我法”。他说,“画皆是动乎意,生乎情,举乎力,发乎文章以成变化规模。”意思是只要你是动乎意——是发自内心的意,生乎情——发自内心的情,举乎力——由力量表现出来的,发乎文章——画成画,形成文章,以成规模——就成了体系。所以赖少其先生晚年的作品,是他心境、胸怀、心气和修养的集中表现。

没有赖少其就没有黄宾虹现在的影响力

赖少其先生1952年去上海,筹建华东文联,当时叫文委,后来叫上海美协。那个时候,赖少其先生以华东文委的名义给黄宾虹“人民画家”的称号,给予黄宾虹很高的评价。后来赖少其先生筹备了黄宾虹90岁展览,当时黄宾虹的作品没人要,卖不出去。赖少其先生用了很大的功夫去推介,给他做展览,别人不买,他自己买,所以黄宾虹先生对他非常感激。当时,他去黄宾虹家里,黄老给了他一张《春江水暖鸭先知》。黄宾虹当时更大的影响是在美术史文物方面,当时他把画学篇手稿送给赖少其先生。

△赖少其 1977年作 红梅 72×51cm

赖少其是第一个专注整理黄宾虹的画学篇,然后出版的人。“文革”后,赖老主持黄宾虹故居的修复,他是宣传部的副部长,有能力促成这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赖少其先生做了很多年黄宾虹研究会会长,有非常重要的贡献,研究黄宾虹的专家很多,为什么选他做会长?因为他有很重要的贡献。“文革”后开两会,他曾经联合好几个人提案,以安徽省委的名义给浙江省委公函,要求解禁黄宾虹的专项物。

△赖少其 1980年作 雪梅 77cm×47cm

黄宾虹1955年去世之后,他的东西没人要,最后几十包东西寄存在浙江博物馆,一直到“文革”后,通过赖少其先生的呼吁,下达公文让浙江省委下令做这个事,最后浙江博物馆和上海人委派出人力专门做这个事,所以才有黄宾虹画册、黄宾虹书信集等资料出来。赖少其先生是第一任艺术院的所长,我们做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把黄宾虹的作品拿到中国美术馆很隆重地做展览,推出黄宾虹的全集,黄宾虹的价值才被人所知,黄宾虹的地位才能稳立在中国美术现代史上。没有赖少其,绝对没有黄宾虹现在的影响力,所以说赖少其的贡献是非常重大的。

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赖少其先生不但是一位艺术大家,他还是非常出色的社会活动家,他的人品高风亮节,保护了很多艺术家。对于赖少其的贡献,我们要有应有的评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关于黄宾虹与赖少其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