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超然作品《西苑清暑图》欣赏

说起海派,必然提到“三吴一冯”;提到冯超然,又不得不提其仕女,山水画。冯超然的仕女画以唐寅,仇英为法,晚年专攻山水。这幅《西苑清暑图》便是他山水与仕女画互相辉映的代表。画题中“西苑”的地名在中国古代不止一地,北京,天津,甚至福建都有西苑。

△ 1925年作 西苑清暑 132×54.5cm

款识:西苑清暑。唐宋时画往往无题识款印者居多,亦风尚此本藏,且顽旧雨所赋色绚烂,界画精整秀骨丰肌,极金粉绮丽之致。余尝为假临稿未脱而气已索遂来置书不复问焉。今秋偶尔检得适为诸弟子见,意欲规橅咸促成之。余亦藉为课事涂红抹绿,越旬始藏忆董文敏有云。细谨界画之画不啻为造物役,固非以画为寄乐也。余年未五旬而目就昏花,渲染刻画已不乐为益验思翁之言不虚矣。乙丑冬初,毗陵冯超然画竟并识于嵩山草堂。印鉴:冯超然、涤舸书画、嵩山草堂

从冯超然的画作内容来看,“西苑”应是洛阳西苑。隋炀帝筑西苑,不仅是万苑之苑,同时也可能是中国古代最华丽的囿苑。雕栏画栋,亭台楼阁;芭蕉修竹,名花美草,隐映轩陛。相传每逢月夜,隋炀帝引宫人三五十骑入西苑,歌管达曙,盛陈酒馔。画中冯超然取宫苑中之一角,以界尺画雕栏桌椅,高古游丝描勾勒消夏的宫妃佳丽。同样是工笔线条,人物与雕栏,器具的质感迥异,他的表现手法也相应的随之变化。周遭芭蕉牡丹,太湖奇石的用笔相对飘逸轻松,通过晕染分出芭蕉的叶脉,牡丹的重瓣以及湖石层层迭迭的纵深感。

△ 西苑清暑图 局部

全画的中心与重点无疑就是一组宫妃佳丽,在处理这一组人物时,冯超然首先关注的是人物间的顾盼之态,其次,每个人物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也是各有风韵的。全画既成功的安排了每一个人物的神态,把她们捏合为一个整体同样恰到好处。又从长款可知,这是一幅冯超然意临古代前贤大师的作品,力求表现唐宋绘画中赋色绚烂,界画精整,秀骨丰肌,极金粉绮丽的意境。在作画的过程中也是斟酌再三,可见这的确是一幅冯超然花了大气力完成的精心之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冯超然作品《西苑清暑图》欣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