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华 – 从红得发紫到黑得发亮

刘春华创作《毛主席去安源》

刘春华因文革期间一幅《毛主席去安源》声名鹊起,人生际遇大起大落的著名画家、原北京画院院长刘春华,近年来几乎处于与外界绝缘的状态。刘春华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在文革期间一共印刷了9亿多张,是世界上印数最多的一张油画。刘春华说,当时他收到了4麻袋的来信,里头甚至还有情书。

然而,就是因为这幅画而出名的刘春华后来遭到“四人帮”的打压。而1995年在北京嘉德秋季拍卖会上,这幅《毛主席去安源》最终以605万元的价格被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分行拍得,创造了当时中国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这个纪录一直保持了将近10年。之后,刘春华又身陷官司之中,使他饱受诉讼之苦。

经历了画坛名与利的大起大落,如今的刘春华选择了沉寂,每天幽居于北京的家中读书、练字、画画,笔下也不再是领袖肖像,而是一幅幅意趣盎然的世俗风情画,有卖红薯的姑娘、有街头耍猴的艺人、有卖报纸的老伯……。

从画伟人到描绘社会底层

1967年,刘春华创作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塑造了青年毛泽东身着蓝色长袍、臂夹红雨伞的形象,之后由《人民日报》等“两报一刊”公开发行并随报赠送彩色油画,印量达9亿多张,成为世界上印数最多的一张油画。

时过多年,许多人记住刘春华,仍然是这幅《毛主席去安源》。刘春华说:“我见过一个当代艺术的雕塑,把《毛主席去安源》这幅画做成一个雕塑,但是全身上下都围满了花。我还在网上看到,这幅作品被年轻的画家修改,毛主席手上加了一个提包……对于这些作品我不置可否,这些作品大概表现了不同年龄层的艺术家对国家和历史的不同看法。”

《毛主席去安源》这幅画,对他的人生道路影响很大。“我一辈子红得发紫,黑得发亮,好几个来回,都和这幅画有些联系。但到底这幅画好不好,都是别人说的,我从来没有跟着评论过。我只是想说,我用心画过这幅画。”

这些年来,身为北京画院院长的刘春华不举办画展,鲜有新作问世,现在他在从事什么创作?

《耍猴图》

▲ 刘春华《耍猴图》

刘春华并未停歇,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不再从事伟人肖像画创作,而开始画一幅幅世俗风情画。在他笔下,活跃着北京城的各种市井生活景象。两张《耍猴图》,一幅画于北京街头,一幅画于印度街头,趣味横生。印度耍猴人,用一只小棍指挥猴子跳舞;北京街头的耍猴人,敲锣打鼓,嘴里吆喝“你不耍就挨打”,惟妙惟肖。上世纪90年代,北方城市里“盲人算命”很流行,刘春华又有了题材,画中一个算卦先生,戴着墨镜走路,颤颤悠悠。刘春华配上一段题记:“当人们茫然不知如何前行之时,于是有盲人指示机宜,令人欢呼雀跃如见天日,喜乎悲乎?不得知也。”刘春华在调侃,盲人连自己的路都看不清楚,岂能为他人指点人生路?还有一幅画《小丑露脸》,一个小丑滑稽的脸孔,配上一首打油诗:“吹拍拉踹是硬功,若有心肝练不成,莫管世人论美丑,练到无脸能称雄。”刘春华其实借小丑讽刺时下一些人的嘴脸。

刘春华说,自己在对社会底层的描绘中,找到更多乐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刘春华 – 从红得发紫到黑得发亮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