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轩:怀斯让我敲开了一扇门

美国画家安德鲁·怀斯的画对我有很大影响,我很感激怀斯先生,因为他帮我敲开了一扇门,拓宽了另外一个视野。我最早听到“怀斯”这个名字大概是在1980年代前后,最初是陈逸飞告诉我的,当时我们没听说过这人,只知道萨金特,就问他是不是和萨金特差不多,他说完全不一样。

△ 安德鲁·怀斯作品《克里斯蒂娜的世界》

后来有一天我和何多苓在四川美院图书馆翻到一本安德鲁·怀斯的画册,当时我想,这是不是陈逸飞提到的那个怀斯,后来一翻,感觉就是——“真好啊!”里面有《克里斯蒂娜的世界》等作品,在当时的中国从没见过这种画法,在当时那样环境下,怀斯的画法与学院教给我们的苏联式画法完全不同,怀斯除了技艺精良以外,更多关注于人类内心的东西,读他的画,你可以感觉到他的情感,感觉你自己的情感与他的情感是相通的,而且,那种情感是很深的,你会在他的画面里感觉到自己想要说的话。当时自己受到的苦难、家庭的悲剧和内心深处的痛苦,当时对于命运判断不可知的恐惧、对于社会的思考,那种伤感、无可奈何,和怀斯是一样的,因此与怀斯产生共鸣、用怀斯的手法进行艺术创作是很自然的。

△ 艾轩作品《冷雨》

怀斯在美国是一个独树一帜的画家,他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风格,我认为他的艺术含金量是最高的。从一接触怀斯,学生时代的我和何多苓就画怀斯这种画,但我们当时在国内其实并没看过他的原作。

后来我去美国办画展见过怀斯,那是怀斯的儿子看到画以后告诉怀斯的,怀斯就邀请我到宾夕法尼亚的家里去做客,怀斯看了我的作品后还写了一段字,对翻译说:“你告诉艾轩,美国有很多人也是拿照片来画画,但艾轩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模仿照片,艾轩是用情感驾驭照片。”

△ 艾轩油画作品【本站藏品】

怀斯在中国影响了一代人,当然我们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早期的画包括《冷雨》、《也许天还那么蓝》等都能看出怀斯的影响。《冷雨》就是小男孩在草地里站着,有很多云,下面有很多枯草,那是受怀斯很大影响的作品。

本站藏品:艾轩油画作品《藏族女孩》,美得让你窒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艾轩:怀斯让我敲开了一扇门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