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书画双挖四条屏,与贺孔才艺文交往的见证!

众所周知,在近代中国美术史上齐白石是“诗书画印”俱佳的巨匠。他擅画花鸟、水族、山水、人物等多种题材,其大写意造诣很高,但他也擅长精细一路,特别是其工笔草虫花卉画代表了他花鸟画的最高成就,不仅草虫种类繁多,刻画入微,更是独创“兼工带写”的画法,用“超越古今”来评价是恰如其分的。下面精选呈献齐白石工虫花卉书画双挖四条屏。老装老裱。115×28×4cm。手机拍照,图片未经任何艺术处理。

△齐白石《书画双挖》四条屏 115×28×4cm

【款识】白石

【钤印】悔乌堂、鲁班门下、白石翁、白石画虫

【诗堂】

1、消愁诗酒兴偏赊,浊世风流出旧家。更怪雕镌成绝技,少年名姓动京华。孔才弟乙丑刻印书后,璜。

2、可谓空绝前人也。余此部中稍有七八印可观,亦可谓平生幸事。孔才仁弟勿笑余言狂且妄耳。癸亥四月廿五日,白石山翁镫下记。

3、艺术之道要能谦,谦受益,不欲眼高手低,议论阔大,本事卑俗。有识如此数则,自然成器。颅中公子之属。白石老人八十六。岁丙戌。

4、谈伊此时尚在岳麓否?请详细告我。再者,予与赵君幼梅一甬,邮寄退还,想是迁移。请弟加封寄去为幸。想赵君互相思念,好有同情也。尊大人。平安。白石者。

【诗堂1】这是齐白石1925年在批阅贺孔才印稿后的一首跋诗,诗中白石老人对贺孔才刻印极为推崇,也是齐白石评价贺孔才诗中最为流传广泛的一首,诗中流露白石老人以自已能收得如此世家才俊而感到骄傲。此诗也算是写给贺孔才的第一首诗,当时贺孔才才二十二岁。其它诗堂也为不同时期白石老人与贺孔才交往的见证。

【注】诗堂中孔才弟是指齐白石1920年所收弟子贺孔才。在齐白石的众多弟子门人中,贺孔才长期以来被学者较少关注。其年龄在诸弟子中较小,人生颇具传奇色彩。除白石弟子这一身份外,他出身于名门世家,是享誉旧京的文人,也是北方名儒吴北江入室弟子、河南名士秦树声弟子、北方书画家郭风惠表弟。贺孔才与齐白石之间的艺文交往,随着时间的流逝,已渐难寻觅。随着本幅藏品的面世,必将有力地佐证了民国时期那一段往事。同时亦会使人回忆起一位质朴的爱国者-贺孔才。

贺孔才(1903-1951)祖籍河北武强,生于河北故城。贺孔才自幼饱读古文国学,是传世古籍和文物的收藏家。曾任过北平市政府秘书、北平市古物评鉴委员会委员、中国大学国学系副教授、河北省通志馆编纂、国史馆编纂。1949年3月,响应新政府号召,贺孔才将家藏古书籍12768册及文物5371件无偿捐赠,可称为开国献宝第一人。1951年,在肃反运动中受到冲击,在北海团城自杀。1991年获平反。

△葡萄草虫

《葡萄草虫》部分以湿润的阔笔写叶片,浓墨枯笔写藤蔓,酣畅痛快、老笔纷披;兼以没骨法圈出葡萄,果实透明欲滴。草虫伏于上方藤蔓上,画法近于写意而造型严谨,其虫须腿足,用笔劲健老道,既为全局点睛之笔,又为画面增添勃勃生机。

△秋蝉鸡冠花

齐白石写鸡冠花,早岁与晚年有别。晚年多红花绿叶,色彩丰富多变,特别是殷红花朵上再加重洋红,令色泽烂若朝霞,鲜艳绚丽。本幅以没骨法写花,配合浓墨钩叶脉,花冠上方绘一秋蝉,极富生趣。《秋蝉鸡冠花》最引人注目的是匍匐在花上鸣蝉,画的极为工细,极度逼真,但绝不是简单平庸地对自然景象的模拟再现,而是有意识地提炼概括。

△白菜蝈蝈

《白菜蝈蝈》部分白石老人用绿色加水墨画了一棵夏日白菜,干净、壮实,带着泥土的芳香。他用篆书笔法中锋一转锋,准确地勾出白菜的轮廓,再用钝笔刷出菜叶,最后用小笔破绿勾筋,使菜叶层次分明。一只在白菜中戏耍的蝈蝈足见画家功力之深,富有浓郁的田园之气。

△菊花螳螂

菊花是白石晚年钟爱的题材,菊花或以洋红勾勒花瓣,或以墨笔勾勒,藤黄点染,色彩鲜明,对比强烈。画家仅以率意简淡的笔墨,表现出了菊花硕大的花冠、丰满的花瓣和丰富的层次。墨叶全以湿润的墨笔勾勒加花青点染,愈加衬托出菊花的娇艳。画中的螳螂,在白石老人的笔下显得妙趣横生,也为他的作品平添了一派生机,让人们感受到了其中盎然的生命景色。

△寿桃草虫

在齐白石晚年的绘画生涯中,寿桃是非常广泛的创作题材,寄以长寿美意,《寿桃草虫》以大写意笔法直接用西洋红泼写桃实,再以花青藤黄写叶,浓墨勾筋。浓重艳丽给人以美的视觉享受,画中草虫表现出他深厚的细线条功力,也立即赋予作品生命活力,灵动不落俗套,让白石老人所独具的匠心和童趣在该作中表露无疑。

△鸢尾花螳螂

齐白石画鸢尾花极为稀见,市场所见仅有一手之数。本幅鸢尾花画法介于工笔与小写意之间,花、叶皆以色墨勾勒,再加罩染,用笔松匀,情态悠然。又以工笔画螳螂一只,成为收藏界喜爱的“工虫花卉”格式。能将这样的小虫观察到如此入微的地步,而又能将其轻松地现于笔底,则非大师不能为也。

△葫芦草虫

葫芦是白石老人喜画的题材,葫芦用没骨法——以水墨画叶,以藤黄画果。藤蔓以细谨而轻柔的笔线写出,笔力遒劲,宛转如飞。画中鲜艳的柠檬黄和厚重的墨叶形成强烈反差,画面气氛十分热烈。画中工笔草虫,惟妙惟肖,十分逼真。

△莲蓬蜻蜓

此部分画作一条纵线与一条斜线的交叉,就完成了秋思的意韵,仿佛已简到不到再简,这却是齐白石的奇思妙构。他运用篆书抑、扬、顿、挫充满节奏感的笔法和简约的画面构成,使作品平添了许多意趣。本品写意的莲藕实笔墨水份不多,爽利老辣。而与之对比明显的则是那只可爱蜻蜓,黑色的身体舒展着两对透明的翅膀俯冲而来,使整个画面顿时鲜活起来,堪称神来之笔。

齐白石书画双挖四条屏最为可贵的是,他将大写意的花卉和工细的草虫完美结合,不仅将中国画工笔与写意两种表现形式发挥到极致,而且符合他对于中国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雅俗共赏的美学追求,不仅普通百姓喜爱,也为专业人士所欣赏。工笔草虫在画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动静结合,看似无声,却仿佛可听见虫鸣。在这些微小平凡的草虫中饱含了老人深沉的同情与爱怜,每每观之,往往令人动容。“工虫花卉”是齐白石对中国传统的工笔草虫画进行变革后的独创,以最精致的手段刻画草虫,把生命的微细颤动捕捉下来,又以最简约的方法挥写花卉与果实,造成出人意料的强烈对比。

齐白石的草虫画丰富和发展了花鸟画的表现领域和表现手法,极大地提高了草虫画在中国画中的地位,为这一画种样式树立了新的成功范例。齐白石的草虫画往往俗中见雅,小中见大。他的画中既有文人艺术的高妙,又有民间艺术的朴素。花鸟草虫,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东西,可是它们在齐白石的画里面却都有撼人的气魄。自宋代以来,我国历代不知有多少人画花鸟草虫,但是一直到齐白石,才让花鸟草虫生机蓬勃地活起来,从这点来说,齐白石不愧为一代画坛宗师。

颜色鲜明强烈和草虫细腻逼真是此工虫花卉作品的一显著特点。每一幅画作皆一笔不苟,设色谨严。画中草虫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其形态逼真无以复加,实不输于真实世界的草虫。总之,本四条屏除了是齐白石一生中罕见的艺术巅峰之作外,还有以下两点独特之处:除《菊花螳螂》部分外,皆用四方印章,这在此类小幅作品上是极其罕见的,包括拍出1.15亿的册页上也仅用一方印章;本为册页,但以这种书画双挖的方式装裱来呈现是第一次见到。另外更难能可贵的是此作品是齐白石与贺孔才艺文交往的见证,绝无仅有,学术价值和市场价值难以估量。

齐白石的工笔草虫画因“工写结合”的独创而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近年在拍场屡有上佳的表现。在2015年12月北京保利秋拍上,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八开》拍出了1.15亿元的天价。那么本站藏品,价值几何?识者当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齐白石书画双挖四条屏,与贺孔才艺文交往的见证!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