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泠春拍·徐悲鸿、吴作人油画作品赏析

2018年,这对于我国高等美术教育来说,是个不一样的年份:中央美术学院100周年校庆,轰轰烈烈之余,让我们忆起那百年岁月中经过的人人事事;90年前,徐悲鸿应邀北上担任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一职,而他也正是1950年4月学校正式更名中央美术学院之后的首任校长;今年亦是继徐悲鸿之后中国美术界的又一领军人物——吴作人诞辰110周年。

2018西泠春拍有幸征集到代表两位大师炉火纯青的技艺的油画作品,愿与您共赏这两件艺术精品和它们背后的故事……

徐悲鸿“戊辰冬日写仲子全家”

90年前,1928年9月间,刚从福州回到上海的徐悲鸿,收到北平大学艺术学院的聘书,请他去担任院长。于是,在抗日战争正式爆发之前,定居于上海、南京的徐悲鸿,和他早年在欧洲结识的我国著名音乐教育艺术家,当时定居于北平的杨仲子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有了较为频繁的见面和交流。

杨仲子,1885年生于南京,1904年出国留学,先后学习化学和音乐。“仲子又为以贞卜文字入印之第一人,尤妙在以刊词句,如‘黄华依旧’‘十日九风雨’等,皆此中杰作,未见可与方比者。因其中有极妙之和声,非常人所能解悟摹拟也。”这是徐悲鸿对杨仲子金石艺术成就的中肯评价,而徐悲鸿所用的诸多印章中,有十六七方都出自他之手。

某个冬日,徐悲鸿或许已经因为学校发生风潮,受到排斥、难施主张而准备去职南回,所以在离别前,想要为一直在异国他乡给予他照顾的杨仲子绘一幅全家福。画家运用在欧学习的经验,以光影素描为基础,利用解剖学、透视学的方法,运用中西融合的方式,给这个中西结合的家庭描绘了一幅不同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全家福。

△徐悲鸿《杨仲子全家福》59×80cm 布面油画 1928

签名:戊辰冬日写 仲子全家 悲鸿

说明:杨仲子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本拍品创作于1928年徐悲鸿任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期间(同年杨仲子任音乐系主任)。

徐悲鸿曾多次为杨仲子造像,且在1928年动荡的时代背景下,尽心为好友创作了这幅油画全家福,可见二人情谊之深。作品之精细,实为用心。

眼前的这幅作品,将杨仲子一家三口的外形特点、气质特征、衣着刻画得惟妙惟肖,每一笔都看似随意而自信且用心良苦,还有家具摆设等背景物件的选择,平常却又别具匠心,用色丰富、典雅、稳重,搭配和谐美观。另外,对于梯形构图,画面的重心看似偏向于右侧深色调的杨仲子和膝上的小石,但艺术家有意用女主人着装的浅色调、鼻烟壶、桌上的青花瓷茶杯等小物件来布局,有效平衡了整个画面。

徐悲鸿吸收了法国印象派画家使用纯色的理念,运用青色勾线轮廓,让它与表现肤色的肉色进行微妙的联动与碰撞,本作在兼具西方古典主义绘画的扎实造型和浪漫主义的氛围的同时,又兼具中国绘画的灵动,可谓是将徐悲鸿贯彻中西绘画的理念展现得淋漓尽致,是西方绘画技艺与中华民族气质的完美结合,是中国现代绘画的重要之作。

吴作人留欧时期大尺幅油画《坐女人体》

徐悲鸿的得意门生吴作人,刻苦执着于绘画艺术,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中西艺术,是继徐悲鸿之后中国美术界的又一领军人物。就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期间,在他的主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系实行了画室制教学,无论教学还是艺术创作都开始脱离苏联模式,走上自主道路,国画系也开始实行人物、山水、花鸟的分科教学,版画系成立了多个艺术家工作室。以上这些改革举措与他三十年代留学比利时有着直接联系。

吴作人于1930年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他勤奋学习,掌握了熟练的专业技能,创作了数量可观的油画作品,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白思天院长称赞他“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用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

对于西方广阔的艺术传统,他选定徐悲鸿写实主义艺术为突破口,接古典主义之精粹,再顺流而下,取印象主义色彩之神韵,借后印象派强调主观创造表现之精华,获得了西方艺术发展五百多年的合理内核。他的油画,充分地继承西方油画艺术的造型与色彩体系之特长,并且,人们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中国艺术的气质。

△吴作人《坐女人体》130×90cm 布面油画 1930年代

说明:该作为吴作人1930年代欧洲留学时期的代表作,也是已知市场吴氏这一时期最大尺幅、画面保存最完整的油画作品。作品由西画东渐第一人、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旧藏,后赠予中央美院,作为经典教学的范本。1986年经特批后作品被退还至藏家家属。作品出版展览详实有序。

此幅油画为吴作人在比利时留学时期所做的画作,被陈丹青誉为“若论目下中国人藏有十九世纪大师作品者,则唯孙佩苍一人而已”的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从欧洲带回,路途遥远,其中周折可想而知,也可见收藏了诸多油画名作的孙佩苍对于这件大尺寸作品的认可和喜爱。

《坐女人体》构图饱满,颜色沉郁而幽暗,光线充满强烈的对比,充满了一种诗性的美感。纵观整幅作品,画面中的女模特与背景相互融接,在边缘线的处理上微妙且松动,线条的起笔浑然天成。吴作人善于把丰富且生动的表现蕴藏在整体格调中,细看本作暗部,会发现在红褐色的背景中还有许多对场景的细节刻画,欧式的橱柜与画框巧妙绘入背景,既不喧宾夺主,又使画面丰富精彩。在对模特胴体的表现上,并没有刻意去描绘骨骼与肌肉的走势,反之以细腻的笔触与圆润的造型将人物与背景融合却又凸显出来,达到吴氏所说的“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使人感觉什么都有”的效果。《坐女人体》的画面表现不经让我们想起了他另一幅作品《窗前》,与其相同的依然是那令人神往的静谧,明暗的相交、光线的渐变,把只属于女性的曼妙以最自然、最亲切的视觉表现凝结于画布上,留在了中国油画艺术史中。

△1929年部分南国社成员在南京中央大学校园中合影(右二为徐悲鸿,左四为吴作人)

西泠印社二〇一八年春季拍卖会

时间:7月7日 – 7月9日

地点: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2018西泠春拍·徐悲鸿、吴作人油画作品赏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