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稚柳《茶花山禽》赏析

谢稚柳《茶花山禽》红嘴白头翁温婉倚立于山茶枝头,紧缩双翅以御寒冬,小鸟以深厚繁复的点染,凝练沉稳的勾勒,现纤巧秀雅之仪态,不仅贴近古人的灵魂更加贴近自然。白色山茶冰清玉洁,生意盎然,花瓣片片掉落,直到生命终结,也保持着最美姿态,画面花朵陪衬深绿色花叶,清新贴切,静若仙子。造型以元明奇肆的折枝构图,细笔勾勒轮廓,重笔之余更重墨,兼之笔头旋转多变,故而画面温润清逸,尽态极妍。

成交价格:632.50万

尺寸:94.5×46cm

拍卖时间:2013-12-04

款识:丹砂点雕蕊,经月独含苞。既足风前态,还宜雪里娇。东坡诗,稚柳写意。

钤印:谢稚、稚柳、清渊堂

“耐冬”一名是说山茶耐冷,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谢稚柳笔下茶花亦红亦白皆雅丽洁秀,可见其傲骨风雪的品性。谢氏花鸟画倾心于陈老莲逐渐融入宋院体风格,其布局严谨,构图与宋院画一脉相承,笔法精致,设色典雅,富于装饰性,多配以自作诗文。大千亦曾多次对大风堂弟子坦言,自己在花鸟画方面的造诣不如谢稚柳。

文气的滋养与灵秀的禀性,令谢稚柳的花鸟树石独树一帜。谢氏笔下,传统画家题材具有浓郁的书卷气,而传统文人画的题材亦具有了深厚的绘画功底。20世纪50年代前后的花鸟画,是谢稚柳取法宋人走向成熟的时期,无论是作大景还是折枝都堪称神品,精彩异常,弥足珍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谢稚柳《茶花山禽》赏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