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背后的大师

留法时结会、办展轰动一时

吴大羽1903年出生于江苏宜兴,家境殷实,吴大羽是家中第十子。徐悲鸿的父亲徐达章是吴大羽祖父的学生,常到吴家学画。吴大羽耳濡目染,亦开始热心绘事。

15岁时,吴大羽赴沪向著名现代美术家、艺术教育家张聿光学画,17岁进上海《申报》报馆任美术编辑,19岁即搭乘法国油轮去巴黎自费留学,因天资聪颖,很快考入巴黎美专,师从鲁热教授。

△ 1982年上海吴大羽的老学生们为他祝贺80寿辰合影

迈克尔·苏立文记录道,当年有一大批青年自费来到巴黎学习艺术,只有其中既有才华、又有财力的才能获得在巴黎美专上学的机会并拿到学位。在这些年轻人里,唐隽、刘既漂是吴大羽在国内认识的,到法后又结识林风眠、林文铮、李风白、李金发、曾以鲁、王代之等人。吴大羽因和林风眠、林文铮同住过郊外,又同住过一间房子,交情甚笃。

1927年,吴大羽、林风眠、李金发、刘既漂、王代之、林文铮等人在巴黎发起“霍普斯学会”,同年5月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办“中国美术展览会”,徐悲鸿、林风眠、吴大羽、李金发、方君璧等都有“极优之作”参展,成为轰动法国的一件大事。

△ 吴大羽(右)与赵无极

引领杭州艺专现代风气之先

1927年,吴大羽和林文铮、王代之等人共同归国,翌年受林风眠之邀,组织成立国立杭州艺专。杭州艺专是在蔡元培的主持下开学的,贯彻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理念。最早一批教员多是林风眠留法的同学,国画有潘天寿,西画有吴大羽、李风白、王悦之、蔡威廉(蔡元培之女),雕塑有李金发、刘开渠,林文铮教美术史。

但林风眠“引进西学、融合东西”的先进理念并没有使美术教育焕然一新,15岁进入杭州艺专的赵无极认为,除了吴大羽和林风眠本人的油画教学以外,学院的教学都“很平庸、很造作”。

吴冠中亦曾回忆,从技术,到艺术,到做人,吴大羽都是“杭州艺专的旗帜,杭州艺专则是介绍西方艺术的旗帜。”

现代主义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兴盛,是小范围也是昙花一现的。很快中日战争打响,杭州艺专师生迁往内地避难,在湖南沅陵与国立北平艺专合并为国立艺专。由于两校艺术理念不合,林风眠自动离职,吴大羽也随即被不欣赏先锋艺术的新任校长滕固划出了聘任教员的名列。

未料在国立杭州艺专深受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学生喜爱的吴大羽,此后的一生竟一直处于不被聘任,或受聘后无法赴任,乃至短暂聘用后又被解任的状态。

“吴大羽晚年的境况很糟糕。他自己经济不太宽裕。他的两个孩子在学校教书,靠他们微薄的工资养活两个老人。”周长江说。1949年,吴大羽的岳父寿拜庾携家去台湾,吴大羽和夫人寿懿琳退掉了赴台的机票,决定留在大陆。和毅然去国的张大千相比,吴大羽也许背负着过多的对家国的希冀与使命感。

△ 吴大羽先生作品,书法《致吴冠中朱德群书》

遗作捐赠国美遭拒、最后落在台湾

吴大羽归国后,潜心于中西方文化艺术的新探索,是中国新绘画的拓荒者,开启了中国油画抽象性艺术的新发展,是中国抽象油画的宗师,并影响至今。

可惜的是,吴大羽最早期的、留法回来的画,大部分在战乱里遗失。“文革”后又毁掉一大批。现在看到的作品是他1950年代‘靠边站’以后,在自己家的阁楼里画的。周长江介绍,这批作品数量在1600-1800件之间。

1988年吴大羽去世后,吴大羽的遗孀寿懿琳,女儿吴崇力、儿子寿崇宁,一直担心着如何处理吴大羽留下的画作、文稿、信札和笔记。

△ 吴大羽 公园的早晨 1973年作

在吴大羽刚过世不久,寿懿琳曾想把吴大羽的遗作捐赠给中国美院,因为吴大羽曾在中国美院的前身国立杭州艺专执教多年,当时任校长的肖峰感到很为难。肖峰是在苏联列宾学院受训的,与吴大羽可谓两个体系。“肖峰认为,美院的画家很多,为什么要收你的呢?但他恰恰忘了,吴大羽不是一般的画家。”

后来吴大羽家属来到上海油雕院,那也是吴大羽曾履职的地方。可惜油雕院不重视收藏艺术品,仓库条件也很糟,捐赠之事只好作罢。

这个时候,台湾的大未来林舍美术馆找上门来,要买吴大羽的作品。大未来林舍美术馆前期做过赵无极和朱德群,然后他们也想到老师是谁,追到了上海。第一次没有同意,第二次又去,家属感动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名人字画网 » 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背后的大师

赞 (1)